訪談企劃#6 – ZEIT時間

我們在來自西方的塗鴉文化中,學習了26個英文字母的無限組合和變化的可能性,塗鴉文化在世界各地都生長出了屬於當地的樣貌,也不乏將塗鴉技法運用到自己的母語文字的寫手們。

在台灣早期就有許多的先驅,運用塗鴉的基礎,用Wildstyle、3D字體、straight letter、handstyle等等來表現中文字的塗鴉。近年在中國崛起的中文寫手,更是給塗鴉風格武林開拓了不少新戰場。

因為工作關係,今年年初到了中部一趟,正好利用這段「時間」和正好待在台灣的「時間」碰了個面。

時間是中國非常有風格的中文寫手,光是「時間」這個詞就非常具有詩意,字體不修邊幅,但也看得出一氣呵成。難得的機會與大家分享「時間」對於塗鴉的觀點。

繼續閱讀 “訪談企劃#6 – ZEIT時間"

Put your “hand’s” Up Vol.5

第五屆線上手風格交流賽

Handstyle Online Battle

(English version here)

/比賽說明/

Put your “Hands" up 線上活動已邁入第五年,很巧的,和去年一樣,又正好是很有窩在家寫字的理由。 

/初選題目/

“LOCKDOWN”

/繳件日期/

5/31(一) 晚間11:00 截止

(每日00:00於Facebook相簿及IG限時動態更新)

/特邀評審/

Rafael Sliks ( @rafaelsliks_ )

Udon ( @its_ooh )

/規則/

參賽者需以筆畫方式寫出指定題目,素材工具不拘,文字部分只能出現題目「限定之內容」以示公平,不可加入年份、TAG、團名等等,其它非文字類素材不限。

拍照、掃描皆可。不可使用電繪編輯,不接受數位!

一人限定交稿三張

完成後請至以下表單填寫資料及上傳(若無google帳號請在FB或IG私訊我們)

https://forms.gle/pc4fVwso3VTUVudy6

/評分/

預選將由收件作品中選出八強,由兩位評審各選出三名入選,並從facebook相簿內作品最高得讚數量決定另外兩名人選。

5/31(一)晚間11:00 關閉收件表單,並於6/2(三) 宣布晉級選手

八強後強採單淘汰賽制,屆時將公佈題目,兩兩一組,1v1 採計分制,並在instagram限時動態開放投票。

觀眾投票結果一票,評審各一票,共計三票。日程將於晉級後陸續公佈。

/獎勵規則/

冠軍:

Faster Colors T-shirt

Mess-age T-shirt、EASE毛帽、Diton king塗鴉背袋,Grog cutter 08麥克筆。

Jet shit顏料和空筆。

以及OIT Taipei贊助服飾 。

亞軍:

Diton king塗鴉背袋一個+pusaka 150ml 小噴漆一罐

Jet shit顏料一瓶和空筆一支。



Put your “hand’s” Up Vol.5

疫情加開——黑本大賽!

Blackbook Competition !

/ 比賽說明 /

疫情期間,想必大家都在家悶壞了!

這次比賽新增 Blackbook  Competition 項目,希望看到更多疫情期間大家所累積的創作能量!

/ 題目 /

“SAVIH”

/繳件日期 /

06/06 (日) 晚間23:00 截止

(每日00:00於Facebook相簿及IG限時動態更新)

/ 特邀評審 Judges /

SEAZK ( @seazk_omitf )

CLOAKWORK (@cloakwork)

/ 規則 /

完成作品需包含題目”SAVIH”等字的紙上作品,可以以主題自由添加背景、角色等元素。

圖面上"禁止"出現tag、團名等資訊

尺寸素材不限,拍照、掃描皆可,只要拍得夠清楚足以辨識。

不可使用電繪編輯,不接受數位!

完成後請至以下表單填寫資料及上傳

https://forms.gle/QWkWBV4KrHZhqwvx9

(若無google帳號,請在FB或IG私訊我們)

/ 評分機制 /

Blackbook部分—— 一張直接定生死,由兩位評審各選出一名獲得獎項,不分冠亞軍。

6/6(日)晚間11:00 關閉表單 ,並於6/11 宣布獲勝選手。

/ 獎勵 /

Cloakwork賞—— Cloakwork貼紙包一包,SKINK壓克力筆12支,Diton king pusaka 150ml迷你噴漆一瓶。

Seazk賞——Seazk鑰匙圈+布章,SKINK壓克力筆12支,Diton king pusaka 150ml迷你噴漆一瓶。

2021 NEW ARRIVALS EASE CLOTHING

EASE clothing (@easeclothing)

來自巴西聖保羅的街頭服飾品牌,於2012年成立。

受塗鴉,Pixaçao,滑板,嘻哈和搖滾等文化的啟發,

與世界各地的街頭藝術家合作,致力於生產高品質的街頭服飾。

本季推出新作,與多位活躍於街頭的創作者推出聯名商品。

以及機能性的隨身肩背包。

繼續閱讀 “2021 NEW ARRIVALS EASE CLOTHING"

【翻譯整理】影像狙擊手—塗鴉攝影師

塗鴉發展至今40多年,媒體傳播形式也歷經了好幾個時代的演變。
從費城到紐約,從在社區塗鴉、簽下名字,名字到了地鐵裡面、再到車廂外面。
讓整個城市的人都知道你的Tag。
上了報紙、新聞,傳播到美國各地。
雜誌、刊物、攝影集、紀錄片,這個文化的故事就這樣在全世界傳開。
大家開始知道哪些團體、哪些人物,誰跟誰有牛肉,但有可能已經是好幾年前的故事。

來到網路時代,大家在Artcrime上可以看到塗鴉在世界各地的發展。
也可以看到塗鴉寫手們開始架網站,那時實體刊物仍持續流行著,除了有塗鴉紐約地鐵的車廂之外的那幾本之外,開始能在其他刊物上,看到塗鴉長在各式各樣的車廂上。

在手機網路、社交媒體出現之後,現代塗鴉最大的傳媒已經是Instagram——這個以圖片為主的社群網站,大多數的塗鴉人已經不用再透過那些以第三人稱的媒體來介紹自己,甚至可以在這裡直接和其他國家的寫手互動、訊息。

塗鴉的影像傳播,從最一開始透過攝影師的底片相機、洗出照片、排版、出版、印刷,然後用各種管道傳出去(當然大家也要得到購買刊物的管道)。

到現在人人一支能拍照的手機,在Instagram一秒上傳,並且在瞬間就能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回饋。

無論是哪個年代的塗鴉人都知道,塗鴉不可能像其他藝術品一般,將畫在外面的作品永久保留,要讓大家知道自己的風格和名字,就是不能停下來的寫、畫。一個在外面的作品有可能花幾分鐘,到幾小時、幾天的時間完成,但也有可能在幾小時、幾天之內就被覆蓋,影像紀錄對於哪個年代的塗鴉而言,都是非常重要的。



那現在網路那麼發達,是不是也可以完全不用管畫圖地點,找你家後院的牆,也能把自己的Style和名字傳出去呢?今天先不談這個現象(汗😓),在塗鴉文化發展的初期 — 那個影像得來不易的年代,有幾位研究街頭藝術、塗鴉的專業攝影師,將那些可能壽命只有幾個小時的塗鴉作品完整記錄下來,一瞬成永恆,這些作品紀錄,大大的影響了全世界的塗鴉文化,沒有他們,這些作品只會成為一個都市傳說,大家只能憑著模糊的記憶敘述這段歷史。

市面上出版了許多關於紐約地鐵塗鴉時期的經典攝影集,也奠定了塗鴉文化的基礎。本篇轉載了149st網站整理的幾位歷史上經典的影像狙擊手,再作補充翻譯整理:

繼續閱讀 “【翻譯整理】影像狙擊手—塗鴉攝影師"

訪談企劃#5 – FASTER


在台灣,從初期發展階段堅持塗鴉到現在的Writer不算多,Faster就是其中一位代表,

從他在多倫多開始寫,直到台灣落地生根,塗鴉已經是與他生活共存的一部分。

這次難得機會能邀請到現居台灣,塗鴉的一代宗師——Faster與我們分享他對塗鴉的想法。


我們將會持續訪談來自台灣或是各地的塗鴉創作者,在這裡分享塗鴉的故事和作品。

(塗鴉者最一開始對自己的稱呼,通常是寫手/寫字人Writer,並不是藝術家 Artist)

Mess-Age 以下簡稱M

FASTER以下簡稱F

繼續閱讀 “訪談企劃#5 – FASTER"

2021 MAR NEW ARRIVALS

Two Decades of digging by CMC

黨的寫字人 Zine By ASKO2G

Mess-age Studio:

高雄市復興二路89巷14號

Online Shop:

蝦皮拍賣

【翻譯分享】 史上第一個塗鴉者 Cornbread

image


Darryl McCray,a.k.a “CORNBREAD” 為Hiphop文化之幕後先驅之一,他早在1967年的費城就把名字簽到牆上,但他萬萬沒想到這種行為會成為擴展到全世界的街頭文化, 不可小看這個男人對世界的影響力。

“首次塗鴉是我十歲那年在少年院的大廳,我的名字來自廚師“Swanson"先生,他應該覺得我是個白目,因為我跑到廚房硬要說他菜單上有玉米麵包,他真的被這屢次的行為惹惱了,有天他抓著我的衣服把我扔向輔導員並說:"叫這玉米麵包(Cornbread)滾出我的廚房,他是個屁塞仔!” ,從此之後大家都拿這名字來取笑我,但我不那麼想,我喜歡這個名字。

當我回到我的單位上,我開始把"Cornbread"這名字寫在我的衣服後頭,而大家也用這名字來稱呼我,我開始在少年院四周、書上、房間、會客室、每個角落寫下這個名字,現在大家都知道我是誰了!

我也受到粉多幫派份子的尊敬,因為我會幫他們寫情書給女友。後來我被招待到他們社區,一起喝酒。之後他們會讓我在他們的勢力範圍Write,這就是我在1967年開始在街頭塗鴉的經過。

image

在這之後我在學校遇見一位叫"Cynthia"的女孩,我超喜歡她,我每天都從學校走到他家因為我想成為她男友,於是我開始在社區四周寫下"Cornbread loves Cynthia",但他不知道"Cornbread"和我是同一人,他只知道我叫"Darryl",得知這點讓我心頭一震,因為"Cornbread"似乎比起我本人更能引起她的注意。

幾個月後的某天,她發現了我的課本上寫著"Cornbread loves Cynthia",她總算意識到了我是誰。

我們墜入情網,但當時我們還年輕,他的父母並不同意這樁事,他們認為我只是個來自街頭,只能求得獨善其身的小屁孩,他們認為自己女兒能有更好的選擇。於是我們結束了這段短暫的關係。

當她轉到其他學校並搬離我們社區,我也停止再寫"Cornbread loves Cynthia"了,我又開始寫著"Cornbread",我還是時常見到Cynthia,她依然是我很好的朋友。



最後:塗鴉傳遍世界各地



在塗鴉行動兩年後,我成為了世界首位現代塗鴉藝術家,在我之前是沒人真正的把名字寫在牆上,1969年時,我看見了其它人的名字出現在牆上,他們想做我之前做過的那種臭事,因為當時的我出現在報紙、電台、雜誌,我受到很多媒體的宣傳,那些傢伙心想「如果你光靠在牆上寫名字就能這樣,那我們也行!」,於是下一年成千上萬的人加入了Wall writer的行列。到了1972年已經有數以萬計的Writers! 這現象從費城傳到紐約、再傳到芝加哥。

–我真的很在意有人謠傳我被槍殺的這檔事,那天的確有人掛掉,但其實那個人是我朋友"Cornelius",大家都叫他"Corn for short",當他在街頭腦袋開花時,人們圍著高喊"Corn got shot, Corn is DEAD!!“,這趴被現場的記者聽到,便以為那是我。(註:於是Cornbread已死的消息便被刊在頭版),我知道接下來不做些什麼特別的事,我的名字將會像那傢伙一樣被埋葬。

之後我闖入了費城動物園,噴了"Cornbread Lives"的字樣在大象上,還不止這樣,我還寫在警車上,水稻車上,30層樓高的摩天樓,以及Jackson 5的私家噴射機。–我十七歲時停止了在牆上的創作,當時我已經幹這事幹了七年,我不知道這一切會像野火般蔓延,之後我的人生耗在毒品上好幾年,那期間,我的兒子遭到殺害,我親眼目擊兩個傢伙讓我兒子腦袋開花,這事使我更加消沉,更加沉浸在毒品中,我無法面對我的人生"到底是怎麼回事啊"的現實,一切使我越陷越深。 

我的名聲一直大過於實際上的我,人們也許會說:你應該去好來烏的!,我實在是對我目前的行為走向感到尷尬,所以我停止對人們解釋我的這些鳥事,直到我意識到:再這樣下去我將死於毒癮!這時我開始想要去改變,我做了許多反省,我請求上帝的幫助,我問祂:為什麼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在我身上!然後我聽到一個聲音在我耳邊傳出:「Clean yourself for 30 days」我真的去戒毒所報到,住了30天,並Clean的出來,這一切是四年前的事了,我也從此不再回頭。

image

 Darrly McCray現在在費城成為了一名社工。

–完

後記:雖然Cornbread帶起了這股風潮,但他並沒有因此而大富大貴,或是聲名遠播,他的生涯很早就結束了,塗鴉也只停留在Tag的形式。

他留下了他的故事,在塗鴉人的傳說中。

原文:
http://www.theoriginators.com/cornbread-the-1st-graffiti-writer-words-by-david-cane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