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談企劃#5 – FASTER


在台灣,從初期發展階段堅持塗鴉到現在的Writer不算多,Faster就是其中一位代表,

從他在多倫多開始寫,直到台灣落地生根,塗鴉已經是與他生活共存的一部分。

這次難得機會能邀請到現居台灣,塗鴉的一代宗師——Faster與我們分享他對塗鴉的想法。


我們將會持續訪談來自台灣或是各地的塗鴉創作者,在這裡分享塗鴉的故事和作品。

(塗鴉者最一開始對自己的稱呼,通常是寫手/寫字人Writer,並不是藝術家 Artist)

Mess-Age 以下簡稱M

FASTER以下簡稱F

M:OK,那我們要開始囉。

F: 你問啊。

M:那,先自我介紹一下。

F:好吧,我是…. 我是Fast,還要介紹什麼嗎。

M:這樣就可以了!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塗鴉,一開始是怎麼接觸的?

F:我是1994年開始塗鴉,在加拿大的多倫多,應該是說那時候我很喜歡Hip-Hop,一開始是沒想過要畫塗鴉,剛好我是住多倫多的Uptown。在Uptown塗鴉算比較少,但是會有一些簽名。   有一天我去附近的學校打籃球,我們打完在一個門前面休息,那時候,剛好一起打籃球的其中兩個人,就在討論他們在門上面的Tag(簽名、通常是指塗鴉人的名字),我自己覺得這個好像滿酷的。

 看他們Tag,我覺得好像我也可以試試。回家之後我就想了一個Tag,然後隨便拿一支筆就開始Tag,然後就這樣慢慢進入塗鴉圈的世界。

 M:那你一開始寫的是什麼?第一個TAG就是Fast嗎

F:不是,我一開始寫的…我不分享,但是..還滿Toy的,是還滿好玩的,那個Tag我到現在還可以畫得出來,還滿酷的。我第一個Tag跟我的英文名字有關係。我用我的英文名字來拼我的Tag出來,後來不久我就換了一個名字。

(TOY:塗鴉術語,一般來說會稱呼初學者、技巧不好或搞不清楚狀況的塗鴉人TOY。)

我開始塗鴉之後有幾個國中朋友也開始塗鴉,因為那時候我會跟其中一個朋友比較常一起亂tag,所以我取第二個tag是跟他的tag名有關係。

 這個名字我用了一段時間,但是因為被警察抓的關係,國外那種Vandal squad,那種專門抓塗鴉的,因為他們知道我的名字之後會做紀錄,我就必須要換,不然還是會被抓到。

 所以我就換了另外一個名字,過沒多久又被抓一次,所以後來我有試過幾個名字,Fast就是其中一個,後來就是很自然的習慣寫Fast。

 正式開始用Fast這個名字應該是差不多2000年左右。

Fast (2000)

M:那是什麼東西在影響你塗鴉的風格?

 F:應該是我們那時候玩塗鴉,沒有任何塗鴉的資料,都是要自己摸索出來,那時候沒有Instagram,沒有網路,什麼都沒有,我塗鴉的風格應該算是多倫多的風格,我們小的時候我們會在城市到處跑,然後拿底片相機,去找塗鴉,把那個拍下來,然後洗出來看。

所以應該是我們城市那幾個滿厲害的,比我早開始的Writers,那對我們城市有很大的影響,就算到現在從那個城市出來的人,會有類似他們的風格。

但大致來說,還是算比較偏紐約的風格,因為多倫多是東岸的,離紐約也不遠,所以我們的風格可能比較偏紐約的風格。有幾個Writers,他們那時候滿厲害,有幾個到現在都還在畫。風格是從他們的Tag和他們的Piece出來的,我們從小到大都是研究他們的風格。

所以風格算是環境影響。

參照,Faster推薦多倫多的OG:RENSKAM

SCAM / FASTER (2019)

M:那可以聊一下你當時來到台灣所看到的塗鴉環境嗎?就是你到台灣之後,一直到現在有什麼樣的差別。

 F:我是2003來到台灣,我是直接到台中,來到台灣第二天就認識了Same

我第一天下飛機,坐巴士直接到台中,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,那時是住在一個飯店,隔一天起來就開始在城市亂走,我就看到有一些人在橋下畫畫,我就下去找他們,其中一個就是Same。

M:所以,是剛好遇到?

F:剛好,對,來台灣第二天就認識他。

M:所以你們沒有約沒有聯絡,就剛好遇到!

F:我根本不認識他,就剛好看到有人在橋下畫畫,覺得ㄟ~不錯,這裏有一些Writers,想著有什麼關於台灣的問題就可以問他們,然後就下去認識了。

 那時候沒有手機,就是拿到其中一個人的E-mail,用E-mail聯絡,裡面就是Same比較認真在畫畫,其他的朋友畫了一陣子就沒有繼續了。就是Same比較認真,然後就一直一起畫到現在。

SAYM(SAME) / FASTER (2009)
SAME / FASTER (2020)

M:對了,我們知道當時你們有組一個4 crew,也好奇當時是怎麼組成的?

F:那時候台中沒什麼塗鴉,最早應該就是我們四個,我跟SameBoboOmen

我們怎麼會開始4 crew….有一次我們在我之前住的地方的頂樓在烤肉,好像是Omen在提出我們應該來用一個台中的Crew,然後大家就在想我們的Crew要叫什麼,然後我老婆就說:你們就四個人,就叫做四Crew就好。所以就叫做四 Crew。

M:哈哈,所以這個團名其實滿單純,其實算是你太太取的。

F:對算是,就是我們在頂樓喝酒烤肉的時候,她說了四Crew就好之類的。

(4Crew作品請參照Flickr,有一些早期台中足跡:Steven Yang)

M:那你覺得現在台灣的塗鴉環境和當時有什麼差別?

F:台灣我不知道,但是以台中來講,有好幾個不錯的Writers,都是從台中出來,像是Same、HowaRaySeazkBlack等等都是台中出來的,滿多滿認真的在台中,他們都畫滿久的。

 但是以整個Scene來講,台中沒什麼大的Scene,畫圖畫到現在就差不多這些人,然後中間陸陸續續有一些新的人開始畫,但畫沒多久就消失了,然後有一陣子是滿多外國人會來,然後他們會找我們,請我們帶他們去畫之類的,所以雖然塗鴉滿多,其實滿多都是外地人。

 然後有一個朋友Trik,他在台中住了一兩年吧,所以他在這邊的圖也不少,還有Caser,他那時候住彰化,所以有一陣子我們也滿常畫。 他們兩個現在也不住在這邊了,就差不多是這幾個人。

(請參照Flickr,有一些早期台中足跡:TRIK / 開原橋旁)

TRIK / FASTER (2008)

最近有幾個比較年輕的開始畫,我覺得他們滿認真有潛力。

但是台中,我覺得是台灣最適合玩塗鴉的環境,台北可能就沒那麼多地方可以畫,或是說,沒有辦法畫Piece,頂多畫個泡泡字之類的。

所以我是覺得台中還滿好的,對玩塗鴉來講啦,滿像是一個Writer’s Paradise你知道,像遊樂園一樣!因為地很大、牆很多,都畫不完,警察不太會管,很多白天可以畫Piece的地方,沒有像台北人口那麼多,人多就沒那麼Chill。

台中很多很不錯的點,就是在大馬路旁邊,一些很不錯的位置還可以畫Piece。Writer 也沒那麼多,但有好處也有壞處。好處是沒有人會蓋你的圖、碰你的圖,整個城市都是你要開發而已,但有的時候就是會很無聊,也會希望看到一些新的塗鴉。

FAST 早期在台中的Throwup
FASTER 近代的Throwup

M:了解,那你現在有自己在做噴漆(Faster colors),當時是為甚麼會想要自己做?

F:其實我是覺得,PP本來就很好用,如果你在台灣玩塗鴉一定要用PP,我覺得PP便宜,然後是母罐,就是可以裝噴頭的,然後遮蓋力大部分的顏色都還算OK,可以用來畫Piece。

但是PP的問題就是,顏色永遠就那幾個,畫久了就是會有一點膩……也不是說膩,就是看作品照片的時候會有很多種配色,但是看起來那個感覺差不多都一樣。

因為有些顏色就是不適合用來畫圖,像那個檸檬黃,或是白色,然後黑色也沒有很黑,橙黃也水水的。如果把那些顏色扣掉真的可以拿來用的差不多十個顏色左右。

FAST / SEAZK (2021)
FAST自己開發許多新的顏色讓選擇變多了。

 配色變來變去那麼多,後來也會覺得膩,像會覺得,紫色怎麼只有一個,然後有一些顏色就是會缺,我大約十年前就有想過要做噴漆做看看,但就一直沒有動力。大概兩年前我就覺得來試看看,主要想提供一些PP沒有的顏色,開始做的時候就是會多認識噴漆這個東西,就開始研究,把覆蓋性跟壓力給調整一下,反正就是想一些辦法讓塗鴉人有多的選擇。

這個噴漆比較適合塗鴉,然後價格也不會太貴。一開始主要是做給自己用的,可能也很多人跟我有一樣想法,PP顏色太少,所以開始有人問這個可以買嗎,所以就開始做,慢慢做,然後就顏色越來越多。

M:那你覺得玩塗鴉最理想的狀態是什麼?例如有的人把塗鴉當工作,有些人會有一份工作然後繼續玩塗鴉。

 F:OK,這個問題有一點深。如果你的「目的」是要靠塗鴉來賺錢,對我來說…是錯。
我的錯是指塗鴉本來就不是這個意思,第二個是你賺不了什麼錢(哈哈)。所以我是覺得,兩個錯,如果你玩塗鴉的目的是要賺錢,那你可能沒抓到塗鴉的重點在哪裡,第二是以塗鴉來講,在台灣應該不好賺就對了。

我是覺得透過塗鴉賺錢應該沒什麼問題,但是你要Keep it real,意思是你要有走過那個過程,才有資格靠塗鴉來賺錢,如果你沒有走過那個過程,我覺得也是可以,但是真正玩塗鴉的人可能就是不會給你尊重。 

FASTER(2007)

每一個人都要吃飯,所以想辦法賺錢,這是每一個人都會面對的問題,要透過塗鴉賺錢,不是說不能,但我覺得要先花時間在了解這個文化上,不是只是表面上畫一個圖,然後學Can control,學怎麼使用噴漆,然後就覺得自己可以開始用塗鴉來賺錢。 

你是利用塗鴉這個文化來賺錢,但是都沒有付出在這個文化裡面,所以我是覺得,問題不是用塗鴉來賺錢,如果是說有付出在這個文化裡面,這樣很好阿,你有花那個時間,有努力的研究跟認識這個文化,就有資格透過這個來賺錢。

如果你自己只是花個一兩年,然後自己都沒什麼歷史,然後把畫在紙上的東西去合法的地方畫,這樣就不是塗鴉,那只是一個藝術家,透過塗鴉風格來接案,但就不是一個「Writer」就對了。

FAST (2018)

M:了解,那你覺得那個不能錯過的「過程」是什麼?

F:我是覺得,你要當一個Writer的話,Writer的意思就是你是真的在「Writing」,你會把你的名字寫在外面,大跟小都會寫,從Tag到Piece都會寫,我覺得也要了解塗鴉的歷史,你要玩,要知道你到底是在玩什麼,塗鴉真的畫起來要好看真的滿難的,幾乎沒有人是拿著噴漆,然後畫了一年就會很厲害的,他們可以抓到一個樣子,可以騙到一些沒在玩塗鴉的人,但是真正玩塗鴉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來你的字哪裡不順,或是你筆畫怎麼會從這裡接到那裡。

 一般的人要花滿多年才會抓到那個Flow,那個字要怎麼接,要怎麼放在一起才好看,那個過程我覺得是要花時間,但是也要Bombing。

我說的Bombing不是說一定要在外面畫泡泡字之類,我意思是,畫的東西不管是Piece(完整作品) 或是Tag或是Throw up(俗稱泡泡字) 或是Straight letter什麼東西之類,但是你都要畫在外面,那個是一個Writer會做的事情。如果你有花那個時間,把你的Style練起來,到一個程度,至少其他真正玩塗鴉的人會覺得這個人還不錯,而不是只畫給你的阿嬤看,你如果畫給你阿嬤看,你隨便畫他都會跟你說你好厲害!

至少你畫給在你城市玩塗鴉的人看,他們也會看得起你的東西。我不是說你一定要很Real很Crazy要像JA那樣,但至少你有把你的東西放在那個城市。

如果你說我是Fast,至少住在台中的人會說「我有看過你」,因為你是一個Writer,你的名字應該要在城市上。所以如果有做到這些,當然會覺得可以賺錢是好的。但是這一些你完全沒做過,然後看Youtube教學,學怎麼拿噴漆罐,然後在你的陽台拿木板練習,就出來接一些Case,那就只是利用塗鴉這個文化在賺錢,如果你去外面跟其他Writer說我是某某某,他們就是…沒看過,我自己是覺得這樣就沒意義了。

但是,我不是說不能這樣,但你就不是一個Writer就對了,你是一個Aerosol Artist(噴灌藝術家),就是一個藝術家,然後畫畫的東西是噴漆,然後在塗鴉的風格學到一些東西,但不是一個真正的Writer。所以在其他Writer的眼裡,不會給你那個Respect。

M:想要知道你去過的國家,或是你之前待的國家的塗鴉環境,跟台灣的不同之處。

F:還…滿不同的,我在加拿大出生長大,那邊的Graffiti scene比較成熟,因為歷史也比較長。其他國家…歐洲也去過,歐洲他們的塗鴉歷史也滿長的,那邊很有那種Graffiti的Feel,因為他們的火車都被畫了,所以會很有那種感覺,他們的City都很Bombed。

應該是說歐洲的Writer,他們真的就是Graffiti Life,不是只想裝個樣子賺一點錢,他們真的是活在那個很Real的Life,當然美國加拿大也是這樣子,我是覺得亞洲~目前我去過香港、菲律賓、台灣,亞洲慢慢越來越好,亞洲也很多滿厲害的,我說的厲害是,他們畫的Piece還滿不錯的,他們的Can control,技術都還不錯。但我是覺得想法上,跟國外的Writer差滿多的,我覺得比較大的差別在這。亞洲大部分的城市,除了像日本、新加坡以外,一般來講,城市都還滿好畫的,跟國外比起來還滿簡單的。

 我知道日本跟新加坡比較麻煩,但其他來說都容易多了,被抓也不太會怎麼樣。但是亞洲的城市比起來不像歐美國家,畫的那麼滿。當然是有越來越好,但是以Style方面我覺得是有落差,以量來說也有落差,有一些亞洲人根本就不會Bomb,像亞洲的火車也沒什麼人在畫的,差不多這樣子。但跟以前比起來有越來越好。

Faster(2009)
Faster (2019)

我覺得想法上是比較有差異,我覺得Style跟量比不上國外的原因,不是環境不適合畫,也不是噴漆不適合用來塗鴉,我覺得問題是Writer的想法。

 噴漆都比國外還便宜,城市的牆也多,警察也比較不會管,應該是亞洲的scene更Bombed才對,歐美比較難Getting up,但他們還是會想辦法,還是會很努力的把自己名字放在城市,但是亞洲人比較有一點懶惰,比較不是很在意這一塊。



M:還是說刺激太少了,就是一面牆你今天不去畫,還是沒有人會去畫。

F:可能就是比較少競爭者,所以覺得要慢慢來也OK。

M:在台北可能就比較會有那種競爭的感覺。

F:台北會比台中認真一點。我覺得…

CENTS/FASTER(2020)

M:塗鴉生涯到現在,有沒有什麼特別有趣的事件。

F:我覺得..沒有什麼特別有趣事件,我的意思是,我已經畫26年 (文章發出的此時已經27年哈哈),塗鴉已經變成像生活一樣,當然你是說以前有什麼經驗的話,經驗有很多,但不會特地想那些事蹟,現在塗鴉在我身邊,就是比如有人有運動的習慣,固定一個禮拜會運動個四天或三天,有人就是固定看書的習慣,我的就是習慣去塗鴉。

我不會去特地找什麼經驗,當然,有很多不同的經驗,有一些好的有一些不好的,有一些很誇張的,但是我覺得,過去了就是過去了,我現在主要就是希望在台灣塗鴉,都不會遇到什麼問題,就是很peace的去畫我的畫,拍一些照片,然後安全的回到家,已經不希望有什麼麻煩的事。

當然我也會想畫一些點,比較麻煩的那種,但是我都會盡量想辦法讓他很順利的完成。

M:就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了,所以不會特別想。

F:對,當然以前也是有些經驗,像是被追啊被抓阿之類,但是我不會特地去想那些過去的事。因為拿一些老故事出來講也蠻…也不是說無聊,就是覺得…玩塗鴉本來就會有一些人,會活在太以前做的事,說我十年前有怎麼樣怎麼樣,我的想法是,我會想我的下一個Piece要怎麼畫,不是看我過去畫過什麼。

M:了解!那你覺得要怎麼兼顧收入、家庭、還有塗鴉。對你而言是如何平衡?

F:那個不太簡單,但是我是覺得….塗鴉不是一個很重要的事,那只是去外面把我的名字畫在外面,所以還是要把順序排對,就是要先把家裡顧好,經濟顧好。

 但是塗鴉是我算是舒壓的一個方式,所以我還是需要,如果不塗鴉,我可能家裡也顧不好,錢也顧不好,因為我不塗鴉心情可能會不好,比較容易發脾氣之類的,有時候也是需要去外面,畫一下,把那個壓力「噴掉」(笑)。

對我來講塗鴉還是很重要,但是還是要告訴自己…不是最重要的。
我知道塗鴉對很多人來講是變成他們的生命,但是你其實從外面看進來,塗鴉還是算一個興趣而已,不能變成你整個生命。你也可以有這個想法!可能會變得很厲害,但難道你不會想要有家庭,不會想要有穩定一點的生活嗎。

應該就是說要把順序排好,因為你把那個排好,你會比較自然地按照那個順序來走。

像我如果知道我小孩有什麼事,那我那天就沒辦法去畫畫,但是畫畫對我而言很重要,我還是會想辦法去。像我一天忙完,小孩睡覺的時候我可以趕快去畫一個Throw-up,或是我去外面遛狗的時候,可以簽一些Tag。

像我知道這幾天我忙,六日要陪小朋友,但是禮拜一剛好他們上學,我就可以趕快去畫一個之類的。就是不會把小孩排在塗鴉後面,但塗鴉對我而言,還是重要,所以會想辦法去繼續玩這個遊戲。

M:把它拿運動比喻就很好懂了!

F:有些人就是覺得運動很重要,他們也會固定一個禮拜內安排一些時間出來運動,有些人可能不是畫畫,但是他們可能在看電視,在打電動,我的休閒活動就是會去玩塗鴉就對了。

M:那塗鴉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麼?

F:一開始我就是覺得那東西很酷,就是在我的城市會看到很多名字,但你不知道那些人是誰。
吸引我的就是為什麼會一直看到那些名字,這些Style很Cool,這些塗鴉怎麼那麼好看,但是你沒看過本人。

可能這些人在你的認知已經很有名,但你也不知道他是白人還是黑人還是華人,就是很特別很神秘。但是現在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很放鬆的事,畫塗鴉不管是花十分鐘畫一個straight letter,或是花一兩個小時畫一個Piece,就是你畫畫的時候通常不會去想其他生活的問題,就是會專注的想你的字,或是你的配色,反正你畫塗鴉的時候變成你可以放輕鬆,因為你的頭腦不會再去想其他問題,就是會專注在你要完成不管是Tag不管是Piece還是泡泡字,你的腦子就是在想「你要怎麼在這個地方完成這個東西」,那對我來說就是一個舒壓的方式,目前來說塗鴉最吸引我的就是這塊。

M: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沒有玩塗鴉,你會做什麼?或是你現在會在幹嘛?

F:我沒想過! 但我是覺得塗鴉很不一樣的地方,就是不管你在幹什麼,就是能夠一邊玩塗鴉。

例如說很多人喜歡旅行,可能就是單純去旅行,會去一些觀光的地方拍一些照,但如果你是一個塗鴉人,你去旅行的目的就不一樣,你是想要把你的名字放在不一樣的城市,然後你可能認識當地的一些塗鴉人,他們會帶你去一些一般觀光客去不了的地方,然後可能不會去一些一般觀光客拍照的地方,可能會去一些橋下,鐵路旁邊,去餐廳吃飯可能口袋就放個兩三張貼紙,然後去廁所可以貼,或是簽個名。

但你還是可以感受到當地的人怎麼過生活,然後可以看到一些跟家鄉不一樣的地方。

我不知道如果我不玩塗鴉,我會做什麼,但我是覺得不管我做什麼,我還是可以塗鴉。或是說我沒有碰過塗鴉這個東西應該…..滿無聊的吧,當然也會找到一些其他興趣,但是,我覺得塗鴉特別的地方就是隨時都可以做這個事情。

FASTER / SAYM(2009)

M:那可以給玩塗鴉的新生代一些建議嗎?

F:應該就是我們剛剛聊得差不多,你要玩,你要花一點時間想一下你玩這個遊戲是要怎麼樣,花一點時間去認識你自己住的城市的塗鴉歷史,花一點時間認識整個國際上的塗鴉歷史,當然也要了解一些最早的,比如說Subway Art,像紐約阿一些比較老的塗鴉歷史的城市,要了解這塊。

我是覺得塗鴉是玩長期的,塗鴉是一個馬拉松,不是跑一百米,不要想說我要很快去畫一個Burner(完成度超高的作品),我是覺得不要小看Taggin’或是Throw up 這種東西,如果你按照那個對的順序來走,一些Tagging、Throwie、然後Straight Letter,然後一些簡單的Piece,再來越來越複雜,如果你走這個比較自然的步驟來玩塗鴉,到後面Style會比較好。

如果你是想直接跳到那個畫Burner,就是可能透過某一些方式畫一些很複雜的,然後很多顏色很複雜還是怎樣,反而那時候你要走回來,重新學那些Tagging的東西反而很難。

以Style來講,如果有人是順序相反的話,還是看得出來,就是你可以感覺得出來「這個人怎麼畫Piece是『這樣子』,但是他的簽名是『那樣子』」,到底哪裡出現問題? 所以就是滿明顯的,不照順序就是會比較辛苦,也會比較累,比較沒有成就感,因為很多人會小看Tagging,覺得練這個無聊,但是你做這件事,可以把你的Foundation打好。把這個打好之後你的Style會比較好看,我覺得要玩塗鴉就是要花這些時間做這些功課。之後就不會那麼辛苦。

我覺得如果是年輕人來講,我覺得可以趁年輕的時候,多簽阿多畫阿,多Bombing一下。因為年紀越來越大之後,越沒有機會去玩這些,那時候就是要比較自然,就是變成說只能花比較多時間去畫Piece,可能就是生活有一些責任的話,沒有那麼多時間一整晚在路上Tagging之類的,所以我是覺得年輕人可以趁年輕的時候多畫,那個Style,要走對的順序學。

重要的是也要了解自己的Style怎麼來,為什麼會畫這個Style,然後了解自己城市的歷史,就像去台北,就要認識台北塗鴉的歷史,當然像最早那些紐約Subway art之類,真的有影響到你現在在畫塗鴉的風格的歷史也要知道,如果你不知道你的歷史,就會變成好像是那種…..小孩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感覺。

 「為什麼你的Style是這樣子?」「我不知道」。

或是有些人看網路上,就自己去學,那個帥我就學,雖然到後面可能會出現不錯的東西,但我是覺得玩塗鴉就是要和歷史和文化連結,你不可能自己玩自己的。

FAST / TERF (2002)



:好的~快問快答時間,你覺得最好用的噴漆是?

F:當然就是我自己的品牌Faster Colors (笑)。

但我會說這樣的原因是,我基本上是使用三個噴漆品牌長大,一個是Rustoleum,一個是Krylon,然後Color Place,我們那時候的五金行就是賣Krylon跟Rust Oleum,那兩個品牌是很老的,是比紐約畫火車的時候還要早就有了,我們都是用那個來學塗鴉。



後來到臺灣我就是開始用PP,想要告訴新生代的人,不要小看PP,PP會幫助訓練Can Control,我自己是覺得壓力剛剛好,因為我不會畫那種很藝術,很細緻的東西,所以我喜歡畫塗鴉時候,噴漆要有那種衝的感覺,如果我現在回加拿大,也是會用那種比較衝的噴漆,像是Hardcore,就是Montana做的那個系列。Hardcore比較衝一點,94是比較輕一點。兩個噴漆的價格一樣,我是會選Hardcore。我也會用Ironlak,Ironlak在國外滿便宜。

其實噴漆我是不太在意,對我而言主要是便宜跟好用,那個是我的重點,因為以我用噴漆的量來說,不能用太貴的噴漆,因為我用的量太大,如果一直用進口噴漆之類的我真的會活不下去。我是覺得我自己做的噴漆,以價格跟噴漆的品質,我是覺得剛剛好,價格也滿合理的,畫起來也很OK,但當然跟94比得話,94是比較好,但是誰要花一罐280$,這樣你畫一個Piece要多少錢,可能一要兩千塊,真的太貴了。

我是覺得可以用就好,我去一些其他國家我也不一定會想要去找進口噴漆,可能會去用他們五金行當地的噴漆用看看,我是覺得這樣好玩,每一個噴漆他們都有自己的特性。但是montana就是montana,全世界都一樣。

像那時候去菲律賓,菲律賓是用Pylox,你知道這個牌子嗎?pylox滿好用的,但就是公罐,但以那個壓力跟遮蓋力還有顏色來說,都還滿不錯的。我覺得滿好玩的,去那裡就是要用當地的噴漆,所以我是覺得,如果你是台灣人,那是一定要會用PP噴漆的,這樣才算是一個台灣人(笑)。

如果你就是從小長大都是用94之類的,你有一天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要塗鴉,你沒得選,就是要去五金行買噴漆來用,你的piece如果會滴來滴去,那可能代表你沒有can control,只是一直在依賴那個噴漆。

FASTER COLORS

M:其實PP真的很好用,記得外國人來台灣都覺得很棒。

F: 就是很….台灣的驕傲,至少學塗鴉的時候就是用PP來學,之後你如果厲害了,要用一些進口噴漆也OK。





M:那你出去塗鴉會帶哪些噴頭?

F:我只會帶兩個,一個Lego,一個NY FAT,如果是PIECE的話,我從頭到尾都是用樂高而已,如果是比較大面積的地方可能會用New york fat來上色,基本上只用這兩個噴頭而已,不管我畫什麼。因為這兩個噴頭不管畫什麼都可以,不管你要畫Tag、Throwup、piece、straight letter,不管是比較胖的線還是細的線,那兩個噴頭都OK。

M:那你平常出去Tag都帶什麼用具?

F:我覺得最方便的是….那個Solid marker你知道嗎,像蠟筆的那個。

我覺得以Tagging來講,如果我只能帶一個東西的話,我只會帶這個,因為不管你要簽在哪裏,都可以簽,不管是上..下…左…右都OK的,下雨天也可以簽。

但其實我都OK的,如果你要當一個Writer,只要有工具給你,你就是想辦法把你的名字簽下去,像我一開始塗鴉,一開始就是花了兩年在Subway刮玻璃,那時候在我的城市是很多人在刮的,現在很少。那時候大概是1996、1997那時候,沒有說像紐約那麼多,可是有人在刮就對了,那時候我花了大概兩年,主要的工具就是砂紙跟鑿子。

像現在就用很多工具,我也會用我自己的筆阿,也會用Howa的筆啊,自己亂調一些東西,其實都可以,但真的要選一個,我應該是選蠟筆,其實我都喜歡,我也喜歡那種流下來的感覺,圓頭的筆阿、寬的筆阿、我都ok。但現在比較不會去刮玻璃了(笑)




後記:

非常難得有這個機會能夠邀請到Faster來分享,不斷持續轟炸,取之於塗鴉,用之於塗鴉的精神在經營噴漆品牌呢。

Fast騎著機車帶著我們穿越台中,走訪廢墟塗鴉,接著回到隱身在市中心的巷弄之中的空間,開始今天的家庭生活,小孩們一邊看著頑皮豹,一邊又拿著貼紙貼在他們的Blackbook上,果然是將塗鴉實踐在生活的老ㄕㄞA。


如果有到台中想畫畫的塗鴉朋友, 也歡迎到#fastercolors 台中yard(記得先私訊約時間)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fastercolors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pp_spray


以上感謝Faster圖片提供。
訪談內容如需轉載請先告知。

Mess-age Studio

“Street is art” 


高雄市苓雅區復興二路89巷14號

官方網站:https://www.messagetaiwan.com

蝦皮拍賣:https://shopee.tw/nicle21

Instagram:https://instagram.com/mess_age.taiwan 

Mess-age TV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hannel/UCb0vJJB5TP386DBVgRI9l6w

有任何疑問、合作機會,請不吝指教,來信至messagetaiwan@gmail.com



(有些朋友可能會問這期不是Rookie的單元嗎,因為小天王搜集資料要比較久的時間,可能需要耐心等待了。)


下一期,來自中國的FUNKY奇人,Zeit時間。敬請期待!

One thought on “訪談企劃#5 – FASTER

夜市買的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