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談企劃#4 – ZAYCK

2020新的一年,訪談企劃來到了第四彈!

台灣風格十分強大的代表,也是國際大團ZNC在台灣唯一的成員ZAYCK,有時是字體讓人密集恐懼症發作的無限特效,有時是可愛的泡泡字體,低調的創作者挖出來才有趣,大家一定很好奇背後創意的來源。



我們將會持續訪談來自台灣或是各地的塗鴉創作者,在這裡分享塗鴉的故事和作品。

Mess-Age 以下簡稱M

Zayck以下簡稱Z 

JERO以下簡稱J(特別來賓)

很熟悉的開局吧…這集可說是Jero+Zayck訪談的下集,好的那就開始囉!

M:好第一題,請向我們的讀者介紹自己,寫的名字,來自城市跟所屬團隊。

Z:我是Zayck,來自台北,那團隊是WBU跟ZNC

J:哇~ZNC耶~

M:那一開始是怎麼接觸塗鴉的?

Z:一開始是國中,國二那時候最一開始接觸。

M:哇那麼早。

J:OG啊~喔雞~

Z:靠北喔! 然後~上了大學之後那段時間就沒有畫了,直到2013才開始回來玩這樣。

然後恩….剛開始塗鴉那時是國中嘛,那個時候很喜歡去西門,最一開始是看到DABS的圖,然後才開始對這個東西有興趣。

再來就去搜尋,逛了他的個人網站,開始學習。因為那個時候也不認識他,所以最一開始寫字是在一個台灣人架的網站,還滿古早的,那個人叫做…史麥特(Smite),他那個網站真的寫了滿多詳細的東西比如說,教你怎麼拉線搞,寫字,厚度陰影要怎麼加,那個時候我在他的網站真的學滿多東西。

M:那你覺得你的風格靈感由來是。

Z:靈感喔,其實我畫的東西應該是……一開始只會畫泡泡字,然後後來就是很想學一些比較複雜的東西,然後開始從泡泡字去改造,才慢慢變成現在這個風格。

M:那想問一下當時是什麼因緣際會加入WBU的?

Z:WBU喔,是他問我要不要加入的(眼神朝JERO

J:哈哈哈哈。

Z:ㄟ,我有個團隊,叫WBU,你要不要加入。WBU是什麼? Who bird you,誰鳥你。就這樣,然後我就說好。

那時我也是剛回來玩啦。

WBU 接圖 (Zayck,Jero,Samfu)

M:那國內外你有沒有什麼欣賞的塗鴉人,或是受到哪些人的影響?

Z:我很喜歡SolveSiekAsmoe在字體上的架構也很喜歡PhoslTask 他們的Fill-in技巧, 他們都是全能型的寫手。

M:好,可以。

J:我要加一個,空中堡壘

Z:還有那個誰啊,這個我覺得一定要慢慢想。

J:還有那個啊,FASO啊,MISSN啊,GINGI啊,BOKS啊,BABU啊#*$()@

M:這就不用了啦謝謝!應該是覺得塗鴉圈要被檢討的就這幾個。

ZNC 接圖 (Siek27,Zayck,Volre)

M:那你塗鴉的時候會聽音樂嗎?或是推薦一些最近畫圖會聽的歌。

Z:我音樂聽得還蠻雜的,就是什麼風格都會聽,我是平常滿喜歡聽一些psy trance,一直聽嘻哈會覺得滿膩的,因為有人的聲音邊聽邊畫,有時會覺得很吵。所以有時候我會放一些電音的東西聽,我覺得對我還滿有幫助的。

M:好啊,那我再跟你要。

Z:你可能會覺得很台。

(後來沒收到^_^)

Zayck

M:那你有沒有什麼有趣的國內外創作經驗?

:其實真的也滿多的,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我小時候。

J:啊,有啦,突然想起來了。

Z:怎樣?

J:十一年前。

Z:啊靠北,十一年前拎娘啊。

J:第一次一起去畫那個玩具店啊。

Z:可是那不算是特別的經驗啊。

J:很特別啊,第一次跟老師一起畫畫~

Z:那個哪有什麼特別的經驗。

J:那個算人生中第一個塗鴉案子。

Z:那就只是第一次case啊,人家才不想聽人生第一次case的經驗。

M:以上內容我完全忽略,無法收錄。

早期作品(2004)
早期作品(2005)
早期作品(2008)

Z:那個時候台灣還沒有合法塗鴉區,我也是在家亂畫的那種,有一次在六張犁捷運站那邊,很靠山邊的一個停車場的鐵皮,他很長,只有單行道而已,可以清楚看到有沒有人來,我那時候覺得滿安全,然後我就在那邊畫,那是馬路(手勢),然後有一個鐵欄杆(手勢),然後這邊是水溝(手勢),這邊是牆(手勢)。

M:等等…這我在文章中沒辦法形容。

Z:反正就是,這邊有一個小圍欄,要翻過去才能畫,我想說應該很安全,結果畫到一半的時候,藍泡泡就閃過來了。

然後我就很ㄘㄨㄚˋ,雖然他閃到了,可是還離我很遠,因為那時候國中嘛,我是騎著腳踏車去畫,然後想說趕快翻過欄杆趕快閃,然後就騎著腳踏車給警察追,大家也知道腳踏車一定跑不贏汽車嘛,然後他已經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撞我或幹嘛,但他就只是跟在我後面,一直鳴笛,希望我停下來。然後我就想說鑽小巷子幹嘛的啊,後來就有一台車停在中間,沒辦法閃,我就摔了。

可是,我摔了還想繼續跑,後來被一個很胖的警察追上,他用飛撲把我撲倒,反正就還滿好笑的啦,其實他們沒看清楚我到底在幹嘛,他是覺得為什麼我看到他們,我就要跑。其中一個警察說:我終於抓到你了,我講說:什麼終於抓到我?結果他回說,你不是一直在偷水溝蓋嗎?

(爆笑)

Z:我想說我哪裡有偷水溝蓋,原來他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偷水溝蓋的慣犯,後來他們知道我只是塗鴉,好像就很失望,喔原來只是塗鴉而已。

那時候也沒有訂很明確的法律就是噴漆要罰什麼,我那時候也還沒滿十八,所以就請家長來帶回去,然後就沒事了。

那還滿有趣的,因為被抓就那次而已。

早期作品(2008) Zayck+Jero
早期作品(2008) Zayck+Jero

J:好壞喔~

Z:那時候還有拿著兩罐噴漆罐這樣給他拍照,我還記得當時警察有給我看照片,我那個樣子超狼狽,而且我穿的超蠢的,我是穿白色襯衫,然後白色褲子,然後上面全是奇異筆的塗鴉。

M:好帥喔~

Z:我小的時候覺得這樣很帥你知道嗎,我都穿這樣去西門町。

(全場爆笑哈哈哈哈)

Z:然後我那時候都覺得別人看我一定是覺得我畫得很帥你知道嗎。我真的是這樣覺得。

J:你自我感覺良好。

Z:每個人都一定經歷過這樣的一段,拜託,我覺得我講這個應該還滿夠爆的。

J:(笑到不行)

M:對對對對。有照片可以看嗎。

Z:他其實是存在電腦裡,現在長大之後其實還滿想看那張照片的,他有給我看那張照片真的是超狼狽,我看都覺得不像我自己。

因為我就是剛被逮到啊,身上很髒,又穿著有塗鴉的衣服,有夠像抓到一個神經病那種感覺。

M:那就你所去過的國家跟台灣的塗鴉環境或產業比較有何不同?

Z:這個好難回答喔,就是…先不要回答好了,因為我覺得每個國家塗鴉都有每個國家特別的地方,因為台灣的也不是比別人不好,就是台灣自己的塗鴉文化啊,但至少比起來我覺得,台灣真的就是滿自由的。因為國外很多點都是要自己去發掘,可能就是要自己刷那個牆,割草開一條路過去,就是台灣應該不會去做這樣的事情,要馬就是直接畫街上,要馬就是直接去合法區,大家比較不會去開發。

M:這算是好還是不好?

J:有吧,還是有人去吧~

Z:比較少好不好~

J:那是你沒在看吧~

Z:就算有通常也是,啊廢墟就那幾個拜託,對不對。

M:這段要放不放?

Z:因為我們本來就是這樣覺得啊~

泰國

泰國
泰國
馬來西亞

M:下一題,如果有人要蓋你的圖你要怎麼做,或是有什麼想法?

Z:蓋回去。

M:那有發生別人蓋你圖的事件嗎?

Z:一定有啊,我是覺得,通常都是政府刷白被蓋比較多啦,因為通常人太多的點我就不會想去畫,這算是可以讓自己比較少碰到麻煩的選擇方式,就是不要往人多的地方去。

M:那對你來講,塗鴉最好玩的點是什麼。

Z:我覺得塗鴉最好玩應該就是~~也可以說是不好玩的地方。

M:欸?

J:欸?

M:ㄟˊ?

J:ㄟˊ?

Z:就是,我覺得每個人都會希望比上一次更好,但是,講白了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,不可能每次都畫得比上一次好,有的時候你就會畫錯,有時候也是一種新的發現,因為你才會去發現新的東西,因為你一直畫跟以前一樣的東西,也學不到新的東西,所以我每次畫都會想發現新的東西。

J:…..那你怎麼都一樣?

Z:沒有好不好,媽的。這種東西我覺得只有畫的人自己才知道。

J:我就在等你講這一題。

Z:你講的時候我都沒鬧你。

J:阿我在等你啊。

Z:我覺得好玩的點是在這邊啦,因為每個人對塗鴉的定義都不太一樣,我是這樣覺得。 

明志科大

M:那你要怎麼平衡創作還有工作。

Z:這個是我現在目前遇到的難題,因為我現在就是沒辦法好好的分配,因為我覺得這很難。像Jero說的你想要塗鴉,一定擠得出時間,沒錯,但我這個人就是沒辦法好好的平衡說,要花多少時間在工作上,要花多少時間在畫自己喜歡的東西上面,因為一開始我也是想說工作一定會很膩,就會想畫自己想要的東西調劑一下生活,但我還滿容易失控的。

M:是哪方面的失控。

Z:比如說花太多時間啊,其實主要是想比較多,其實畫的時間是還好。

M:那對塗鴉新生代的創作者你會給什麼樣的建議。

Z:建議喔,幹這又要跟JERO一樣了,但這其實是他跟我講的~就是我覺得其實可以不用很堅持說一定要用最貴的噴漆之類的,我覺得剛開始畫的時候不一定要這樣,當然貴的還是有它的好處啦。

J:貴的東西是因為你爛的東西用習慣了你才知道貴的好在哪啊。

Z:我就是這樣覺得,一開始玩的時候一定就是,多畫最重要嘛,大家都知道的事情。

M:那最後,對你而言塗鴉是什麼

Z:就是自由吧。

J:(噴笑)

Z:自由的一種,象徵吧,因為你想畫什麼就畫什麼,沒有人規定塗鴉應該要什麼樣子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,所以我覺得不用去糾結說,一定要畫什麼style啊幹嘛的,我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去分那麼細,像我每次跟jero畫阿,我們沒事就在靠北對方每次都在畫這些東西。

西門町

快問快答:

M:最喜歡用的噴漆牌子。

Z:今天用了之後就Diton king

M:避嫌一下啦!

Z:嗯~最喜歡還是Montana black啦,但有些顏色還是噴起來沒那麼穩,像One take那些顏色噴起來的感覺就會比較好,可是他又會褪色,所以我只能說各有優缺點啦,但整體來說還是Montana black。

M:你平常塗鴉必帶的噴頭。

Z:也是Level 1、NY fat、然後橘噴(MTN 粗噴),但我最喜歡是94舊的原廠噴頭,我覺得現在沒什麼能取代他的,很多細節要用它才做得出來,那真的不好買。

J:你有什麼細節?(呵呵呵呵)

Z:以後我用那個畫的時候我叫你過來看好不好?

J:呵哈哈哈哈呵哈哈

Z:那個真的是我覺得最柔的噴頭。

M:最喜歡拿來tag的道具。

Z:道具喔,幹我現在沒在tag了

(全場爆笑)

J:好屌。

M:如果想塗鴉對場地沒什麼想法,第一個想到的地點?

Z:我心裡會想說我要跑廢墟,可是我很懶,所以我跟jero一樣會選擇河濱公園。

(哈哈哈哈哈哈)


後記:

這次訪談其實是我們團隊和Zayck,Jero,塗鴉完在一個超商聽著自動門的叮咚聲搞定的,時間大概也過了好幾個月有,這絕對是我們聽過最多風涼話的一個訪談,相信您看完也會很開心。Zayck的風格在台灣也是非常的獨樹一格,難得可以知道作品背後的故事,我們也是獲益良多啊啊。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2ayck/

(全文完)

下一期!進入220,金曲天王Rookie講口萬,敬請期待!🙏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