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分享翻譯] Ignorant style


文/ FASO 2018

去年年底,一位法國朋友CHOW來到高雄,小時候在台灣出生的他也算是半個台灣人,正好我們有個聚會,便一起寫寫名字、聊聊天。

image

 (左—CHOW和他的朋友,右—SAME、YU)

只見他和幾個夥伴完全沒有思考,抓著PP和原廠噴頭,便對空白的牆面直覺性的Outline,有些也不做填色,構圖的方式也不像是老手,但完成之後卻又有種說不出的粗糙感。

(還詢問了為何寫上納粹符號,那不是禁忌嗎?CHOW和我說那是因為這個在台灣大家會想到佛教的卍字符,若是在他們的國家畫這個會有法律問題..)

緣起大概就是這樣,他向我介紹他們在做的風格”Ignorant style”,便是把從前的塗鴉技巧給忘記,用像是初學者的方式在塗鴉。

我不免好奇之前在網路上有看過類似的表現手法,之後便又和CHOU請教了一些關於Ignorant style的問題,他也分享了一些關於此風格的寫手和小知識給我,非常感謝他。

於是決定挖了一些關於這個風格的皮毛和各位分享,本人認知和能力有限,如內容有誤請不吝指教交流,感謝!


在這個資訊發達的年代,打開網路世界便能看到一流的塗鴉作品,讓我們的鑑賞能力和觀看經驗大幅提升。

而歐洲噴漆帶來容易操作的噴罐和齊全的色階,讓寫手們能展現更多的配色方式和技巧。

image

Piece by Fuzi UV TPK,

Ignorant style又稱作”ghetto style”或是”anti-style”。Ignorant這個字指的是無知、愚昧。這個在近代衍伸的塗鴉風格,試圖反其道而行,「故意」忘記技巧和和現有的美學觀念,例如使用工業噴漆、使用原廠噴頭、不平衡的構圖、故意不填飽Fill In、Outline也不填在原本的構圖上、奇怪的卡通、字母隨意構圖等等⋯⋯

他們的目標,便是忘記一切關於風格、技巧的知識,看看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?

當然這樣的做法,也有許多的寫手並不了解,尤其是那些追隨主流趨勢的塗鴉者,會認為:這些Toy到底在搞什麼?

image

Peps (德國)

MTN官網在2016年的文章:

整理出了Ignorant style的4大關鍵字:

以下翻譯:

1.對原始塗鴉的敬意:

許多我們稱之為“Ignorant style”的創作者,非常喜愛70年代在紐約地鐵上完成的塗鴉創作。當時的塗鴉創作還沒有被當代所熟知的風格所定義。 Cliff,Stayghigh 149,Tracy168,P-nut ……以及最重要的Blade(當時這些先驅都還非常年輕)。他們試圖模仿那個年代的Ghetto Style那種粗糙感,以及直覺創作的本質。

image

Cliff159

image

Phase2

2.風格恐慌

在風格和技術上,塗鴉的發展已經發展出了高複雜度的風格,無可挑剔的創作效率,而且讓人不敢相信,這些作品竟然是僅用噴漆和人手完成的。

但是這種塗鴉並不能滿足所有觀眾的胃口,就像在其他人類的表達領域一樣(這個話題不只是在談論藝術),除了高度、專業的技巧之外,還有一樣合乎人性的東西:樂趣。

這個風格是一個更隨性和童真的塗鴉方法,同時提出了我們所認知的技術以及風格上的定義問題。有些人揶揄這為“潮流塗鴉”,也許是因為追隨此風格的人似乎都是追隨流行趨勢的人。那麼,這是一個趨勢嗎?也許是;但事實上這個風格已經有二十年左右的歷史,甚至在某些地方成為一種本土風格,例如芬蘭。

image

‘Necro’ by 2Shy (法國)

image

Slim (芬蘭)

3.幽默

這種風格的概念建立於故意用拙劣的方式來模仿人物和塗鴉,創作者使用這種技法得到一種童趣的效果。這對於此風格的創作者而言便是樂趣所在,懂得梗的觀眾也會了解幽默的點在哪裡。

image

Germes Gang (葡萄牙)

image

Cap Crew (捷克共和國)

4.原始

一些寫手對於塗鴉的看法是,塗鴉是一種出於本能的自發性創作行為,但通常又伴隨著一定的審美標準。

但當創作的Flow不帶猶豫的被創作出來,這種自發、直接的創作方式,這種原始感是非常具有張力的。 沒興趣畫草圖的寫手,塗鴉的作品也常常被歸類為Ignorant style。

image

Cherokee (澳洲) 在紐約.

每個人對塗鴉的風格喜好都有所不同,毫無疑問,Ignorant style為塗鴉貢獻了更多的可能性,而不僅僅是我們所看到的大眾審美水平。

它也提供了字母風格更多的選擇性,在塗鴉文化中崛起,儘管它也許不符合個人口味,但實在不容小覷。

這些Writer往往是不遵守傳統的,叛逆的,並有開放的思想。這意味著任何認為自己是Writer的人都應該能夠欣賞或體會Ignorant style所要表達的內涵。

最重要的有件事要記得,儘管這個趨勢繼續被一些跟隨潮流的塗鴉者所厭惡和質疑,這種排擠只是更加展現它的優勢。這現象說明了,無知的風格,不適於無知的人。

image

Inupie (巴賽隆納)

image

Flirt (比利時)

image

Luce 031 (阿根廷) 


而提到Ignorant Style,往往都會提到一個名字—FUZI

FUZI (UV TPK)來自法國巴黎,是Ignorant style的先驅,法國Ignorant之王。父母從小離異,與父親一起住在巴黎郊區。住家附近的火車站便是他和朋友一同探險的地方,某次在列車上發現了許多名字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image

他的團隊UV、TPK當時是在本地十分兇悍的團隊,與Ignorant style印象中所表現的可愛童趣的風格並不同,他們年輕時無視規則,打架鬧事、偷竊搶劫,四處征服所有的牆面和火車,真正的暴徒生活。成員們也都是當地十分知名的寫手。

FUZI表示,他起初塗鴉並沒有受過任何的制式美學訓練,他的風格是來自於他的本能—破壞,去建立起來的,當時他的生活就是塗鴉,除了塗鴉就是塗鴉,並沒有去思考太多,多年之後才接觸了那些學院的藝術領域,關於自學藝術(未經過正式訓練的藝術作品)、表現主義等等。

他才在這些藝術領域的經驗中發現自己並不孤單,深入的研究之中,他也盡量保持他的本色,不被影響。

Ignorant style對他而言是一種表現生活的方式,FUZI表示他並不想成為技術大師,他想表達的是一種自由的感覺,而不是完美。他也不畫美麗的東西,也從不拜託他人接受。

現在FUZI除了塗鴉,也把Ignorant style實踐在刺青、服飾、設計等等,他希望他的創作能夠攻佔所有人的視線…

image

FUZI也是非常知名的刺青藝術家

image

FUZI在LA創作的超大型Ignorant style壁畫

Ignorant Style在歐洲十分盛行,尤其在巴黎、柏林等地區,小編在這邊也分享一些Ignorant Style的寫手給各位了。

Toy與否,相信是顯露在一個寫手的作風大於創作的內容。(相對的個人的作風,也會顯露在創作的內容上)我認爲這種風格的精神大於它的表現形式,塗鴉真的很有趣。

image

FUZI (法國) 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fuziuvtpk

image

PAL_GROUP(法國)  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pal_group_

image

Eliote(法國) 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82eliote

image

Saeio(法國) 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saeio_cosmique

image

CHOW(法國) 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paint3000

image

美夢(中國) 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ghettosino

image

DELS4(日本)  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nako_ne4ko

想追這種風格的朋友可以去分享平台: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trashgraff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garbagegraffiti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graffiti_lobster

感謝CHOW的分享。 

MESS-AGE TAIWAN

聯絡我們 : messagetaiwan@gmail.com

Instagram : mess_age_taiwan

Facebook : Mess-Ag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