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談企劃#2 – JERO

在台灣,JERO的Piece算是作品產量非常高和穩定產出,字體形狀的變化好像沒有盡頭。配色的創意似乎也把顏色有限的P.P.噴漆物盡其用。這次難得請JERO分享他塗鴉的一些故事,雖然好像沒有什麼內容? (開玩笑的。)

我們將會持續訪談來自台灣或是各地的塗鴉創作者,在這裡分享塗鴉的故事和作品。

Mess-Age 以下簡稱M

JERO以下簡稱

Zayck以下簡稱Z (特別來賓)

M:您好,請向Mess-Age文章的讀者介紹一下自己,寫的名字/來自的城市/以及所屬團隊吧。


J:大家好我是Jero,我來自台北,我的團隊是……… #)($)@$*@#)$)@#.

(M:太小聲聲音收不到啦)

J:我的團隊是,ARC BOYS(印尼),VSK UK(英國),CEK(墨西哥),OK(台灣),WBU(台灣)。

M:您是怎麼開始塗鴉的?

J:怎麼開始塗鴉啊….真的有點困難。

Z:高中的時候啊!?)

J:喔喔!在高中上下學路上看到DABS的圖被顏色跟構圖所吸引,很想了解這是什麼、要如何畫!

Z:幹你不要講跟我一樣好不好,這樣我們兩個就一樣了。)

J:阿我們他媽高中一起畫的啊。  阿後來,Phate就教我們塗鴉,然後就開始一直畫一直畫一直畫一直畫…..然後就,就這樣吧。

M:好快喔,就這樣?

J:你不是要簡單一點嗎,不然就寫官腔一點:「就一頭栽進去了,之類的。」

Jero x Zayck (2008)

M:您覺得您的風格是怎麼來的?

J:風格喔…我也還在摸索發展當中哈哈哈哈。

Z:幹我覺得我會回答跟他一模一樣。)

J:因為看了很多不一樣的風格,所以我會比較希望我畫出來的東西,不要被別人看出來說,喔就是Wildstyle,就是Funky,就是什麼,希望有種模稜兩可的感覺,但又要有一個脈絡這樣,自己的一個風格。因為很不care自己要不要Wild啊,要不要很Funky啊這類的,就是覺得好看,畫的開心、爽就好。

Jero如果有好的場地,通常會把作品畫到最大最滿

M:好屌喔~那想問一下WBU 這個團體組成的由來。

J:哇~超廢的超沒意義的啊,就是大約~五年前成立的吧,那時去清水找那個samfudouteshrsaimk觀光兼畫圖,晚上吃飯時就說要不要成立一下啊?就成立了,然後團名是「Who brid you,誰鳥你」

Saimk x Jero (2019)

M:那這個團體成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故事之類的。

J:沒有,真的沒有。喔,我們大家很喜歡一起講屁話,然後就做了這個團。

M: 那國內外,最欣賞(的幾位)塗鴉人,或是有沒有受到哪些人的影響?不管是創作或是生活型態。

J:很多耶,這應該寫不完吧。 大家都很厲害啊。

M:哇,好籠統喔,官腔。

(一陣爆笑)

J:真的啊,大家都滿厲害的啊,要說影響最多那一定是我的老師啊,Phate,一開始看他的東西,然後就一直畫不停的畫了非常多本。之後在天空塗鴉活動遇到whos,因地緣關係,所以我們時常一同塗鴉,大概有十一年之久,在這期間有一同出國參加塗鴉活動,以及辦展。2016年時我們決定組一個CREW叫OK。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的意義啦,就是畫圖而已。(再度爆笑)真的超不會講的。

Jero x Whos (2016)

M:OK是什麼?

J:ONE LIFE(人生只有一次)或ONE LINE  Krew(Crew)。

M:那為什麼不叫OLK。

J:因為OLK聽起來很弱,哈哈哈。

M:OK比較猛?

(一陣爆笑~)

JERO x WHOS (2016)

M:那可以問一下當時是什麼因緣際會之下加入ARC boys嗎?

J:四年還五年前吧,我都有點快忘記了,PINO在網路找我畫交換名字,陸續還跟ARC boys團員交換名字。之後沒多久PINO跟SLEEPY就找我加入了,目前團員大約有20人,來自印尼不同城市以及台灣與德國。

M:歐~他們找你加入的。

J:對,他們找我加入了,就到現在。

M:那你怎麼沒有加入NDC?

J:你沒有問我啊

(爆笑)

M:哈哈哈,你的團體太多了,還是不要再加了,怕簽不完。那想再問一下有趣的國內/外,塗鴉創作的經驗。

J:啊~~~~~~~~.  (沈默約十秒)很多耶。

大概是兩年前吧,去見ARC BOYS的大家的時候,那時候去他們有辦一個活動,在Surabaya(泗水),在活動上見到了所有人這樣,第一次去印尼,體驗到當地的塗鴉文化。

YARDFEST 2017 泗水

M:那當時去找他們之後,對你的創作有什麼改變嗎。

J:還好耶。(笑)就是你看到他們就是,喔~~~原來這個人長這樣,就這樣。

M:那你和他們見面和您想像中有落差嗎?

J:差不多耶,其實在網路上他們其實都放過自己的照片了,一點神秘感其實都沒有,哈哈哈哈。

M:跟見網友其實是一樣的。

J:還有差不多三四年前的時候去韓國吧,跟Who一起去首爾,那時候剛好遇到Xeme跟巴西的Alex,反正就是那時候他剛好也在韓國,然後我們就一整群人,半夜的時候跑去畫畫。

M:哇你們怎麼會剛好遇到,是有活動嗎?

J:沒有,那時他們剛好去GR家,因為我們住那個Hotel太爛了,睡不著,我就跟WHO就去睡它家,然後就一群人打地鋪。一起去畫畫到半夜,然後我們就去吃燒肉吃豬腳。

還去了香港兩三次,每次都是麵包師傅大佬Devil,帶我去畫野以及吃美食,幫了我很多忙,也把我灌醉很多次,幹!還有JamsHampDreamsXeme熊貓叔叔Roes幼稚園園長Pmfk……等。謝謝大家!

香港(2017)

那這樣其實每次旅遊的經驗都滿多的啊? 在台灣就…..

M:嗯??

J:有啦就是參加Mess-age的活動,在泰山那個活動~~喔~真的很好玩。

M:這段絕對不會打出來啦(爆笑)打出來太靠北了。

J:哈哈哈你到時候打出來就可以這樣,我講完這段,你在後面括弧:聽他在唬爛。就寫這樣:M 點點 聽他在唬爛。

M:我整段會直接放上去。

J:哈哈哈,那真的滿好玩的啦。

Jero 2017 – Gate Ready

M:雨下那麼大還好玩?(聽你在唬爛。)

J:漆不用錢就好玩啊。

M:去馬來西亞在飯店下面等我們也好玩啊。

J:對等他媽四個小時。啊還有去雅加達的時候,人生第一次體驗到,什麼是宿醉。

直接沒有記憶,哈哈哈。所以雅加達很恐怖。

Jero Xeme (2017) 雅加達

M:恐怖是因為?

J:喝酒很恐怖哈哈哈。馬來西亞也很好玩啊,Cloak跟SFCrew那麼罩,(突然呼喚一聲) CLOAK!


M:這個口氣是不會打出來的。逐字稿難度很高誒。

J:還有Snaketwo也滿罩的啊,馬來西亞第一次去的時候,就開一台吉普車,載我們出去玩出去畫畫,那也是滿好玩的,然後大概塞了兩三個小時,吃了一頓泰國料理,去馬來西亞吃了一頓泰國料理。然後再塞三個小時回去吉隆坡。(哈哈哈哈哈) 也是很好玩啦。

 啊啊啊還有第一次出國塗鴉是去新加坡,蠻感謝whos和阿迪帶我去。

新加坡的時候也滿好玩的,新加坡的時候就是………………很熱很貴。

Jero Whos (2016) 新加坡
Jero Whos Ahdia (2016) 新加坡

M:這段要放嗎?新加坡好玩的點是很熱。(爆笑) 好單純的訪談?

J:哈哈哈,就是Keep it real,都一直在畫圖…沒在念書,其實也沒有在畫圖。

新加坡就是Rscls他們很照顧我們,帶我們出去玩。

M:這一整段都是感謝大家。

J:對啊!就是謝謝大家這樣。下一題吧。

 
M:那要來聊一下,就你所見台灣目前的塗鴉型態,或產業或環境,和你所去過的國家有什麼差別之處。

J:台灣其實算滿自由的吧,要畫的話地方也很多,噴漆也很便宜,只是顏色比較少。

以前台灣只有PP嘛,現在越來越多牌子跟選擇真的很不錯,雖然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可是你要先想好,不然你用高級東西也沒有用。

台灣對塗鴉的接受度還是沒有很高吧,像去馬來西亞你在路上畫也沒有人會理你啊,可以說民眾漠視(笑),台灣可能就覺得你在幹壞事,但其實講這個塗鴉本來就是在幹壞事。我們就是覺得說我們在搞藝術,但其實就是在破壞,在別人的眼中看不懂的人就是叫破壞,也不可能所有人都懂,反正就是……啊……….開心就好啦。

Meeting of style Malaysia 吉隆坡 (2018)

YARDFEST 2 2018 泗水 (2018)

台灣做的人口也沒有那麼多吧,光是在印尼,哇~~~那個年齡層,低到很低,高到很資深的都有,整個文化比較根深蒂固。可是如果這樣比的話,我們跟韓國或是新加坡,相較就比較自由一點。像日本,就嚴到一個爆炸。 等明年,假比較多的時候也想去其他國家看看。

M:那你有什麼還沒去過的國家,你會想去的。

J:全世界啊。

M:哈哈哈,我是說最近的,計畫下一個想去的地方。

J:下一個喔..清邁吧,或是西貢。還有印尼的其他城市以及中國,都想去看看。

M:如果有人蓋你的圖,你會怎麼做?

J:揍他啊,沒有啦!蓋圖其實就是…..不予置評。(噗疵)

有人就要蓋啊,你也不能怎樣,反正我有拍照片,但是就要蓋乾淨。如果你蓋不乾淨,我下次看到你,我也會蓋你。 就是蓋圖最基本,應該要把圖蓋乾淨吧,不要他媽拿別人的背景當你的背景。

2016

M:對你來說,塗鴉最好玩的點是什麼?

J:自由!

很自由,你想幹嘛就幹嘛,不要妨礙到其他人就好了,雖然我們一直在妨礙其他人啦,就很臭嘛,反正就覺得好玩,一直畫,畫到現在。而且它就不像大家用水彩啊、電繪、素描啊,我畫完可能是一張A4一張二開一張八開,就這樣,就沒有那麼好玩,塗鴉就可以畫很大,可以畫不一樣的東西,可以比較有張力,他可以在任何地方。

M:那你要如何平衡創作和正職工作,時間分配之類。

J:哎呀~這個,一開始畫的時候是學生,所以比較沒差,拿零用錢去買噴漆。後來出社會之後其實……買得更兇,因為有錢!(爆笑)可以做更多的事。反正我現在就是一到五去上班嘛,六日自由,可以去畫畫,其實算是一個心情的轉換,你想想每天上班坐在那裡,打電腦,做一些無聊的設計,你會覺得沒有什麼成就感。 上班的時候都是一邊做,一邊在想,我這禮拜要畫什麼,要用什麼顏色,然後偷偷的看一些東西,找一些素材。

M:有時候那種壓抑反而是一個動力。

J:就是你有壓力才會進步!反正你腦袋想什麼,主管又不知道!

M:所以某方面上班也是一種創作的動力。

J:或其實是逃避,哈哈哈。

M:那工作對塗鴉會有衝突嗎,也許有些人會說,我在上班,可能沒時間塗鴉了。

J:這騙人的! 時間是自己擠出來的,我個人啦,如果你真的喜歡你就會擠時間,你看Whos,結婚生小孩有工作,他還是一樣,早上六七點就可以爬起來塗鴉,看你要不要而已,看你覺得你想不想做,你想不想畫,這件事對你的重要性而已。

M: 給想要接觸塗鴉的新生代創作者一些建議?

J:要持續畫吧,要持續的去畫這個東西,你就會找到一個方向,因為不可能你的靈感是Boom!這樣就來了,要一直做一直做,不可能莫名其妙你就想到了,一定是一直畫,你才會找到自己的一個方向,但你要看別人的東西,你也不能看太多,這個很重要,很多人看了這個東西,就會直接拿來用,沒有消化。 這段超屁超像學校老師講的話(哈哈哈哈) 我覺得要想啦,不過這東西本來就很自由。

JERO的Zine #good day to paint#

M:最後,對你而言,塗鴉是什麼?

J:我的生命。

M:生命,這個詞很罩ㄟ 。

J:找到了人生的一個目標,如果哪天沒有塗鴉,我會想,平常我就游泳啊、運動啊,可是就會覺得生活好像沒什麼色彩。 如果玩塗鴉,可以出國、認識朋友,去更多不一樣的地方,去看看這個世界,不然你也不能永遠待在台灣啊,如果只待在台灣看到的可能就是只有這樣了,你要出去跟更多不同國家的藝術家交流,或是不同的塗鴉朋友交流,跟他們聊天就會知道他們跟我們的異同之處,就會有一個方向,這樣比較好玩啦。


M:那….接下來有一個快問快答。

J:快問快答是什麼?我一定給你超慢啊。

最喜歡的噴漆:PP~

平常塗鴉會帶的噴頭:Level 1 , NY Fat, Astro Fat, PP原廠

最喜歡的TAG道具:蠟筆

如果沒計畫的話,第一個想到的塗鴉地點:河濱公園。(爆笑) 如果沒想法就是去河濱公園(台北合法區),反正有照片就好啦,但有時候還是要追求地點啦。

M:OK終於結束了!感謝JERO撥空參與訪談啦!


後記: 在台灣Jero算是非常高產量的Writer,如果一週沒有他的新作品出現就會是很奇怪的事。今天分享的作品只是一小部分,如果去看他的Instagram或是您碰巧有拿到他的Zine,一字排開的作品就像是某種漸變,有非常清楚的風格走向以及厚度。

而看似隨性的本人,也是非常堅持他的生活步調,並實踐在創作和生活之中。 也許穩定而規律的作息,才造就了他不可動搖的風格脈絡。

http://www.instagram.com/jerotw

(全文完)

下一期!堅持多年,超愛Old skool的台中大佬AMOS1,敬請期待🙏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