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談企劃#1 – BLACK(V6) 下集

全新企劃,我們第一個要訪談的塗鴉人,是來自台中老牌團體「六號病毒 Virus No.6」的Black!

風格強烈、經常使用黑暗系色調創作的Black,私底下是個樂於分享經驗的前輩。

我們將會持續訪談來自台灣或是各地的塗鴉創作者,在這裡分享塗鴉的故事和作品。

續上集(想不到還有續集吧?也非常感謝各位讀者的回饋),有任何建議和補充也希望各位不吝指教。


Mess-Age 以下簡稱M

Black以下簡稱B


M:對了!我們都知道您對平面設計也十分在行,您替血肉果汁機設計的視覺十分經典,在2016年還入圍過金曲獎的最佳專輯包裝獎。去年專輯包裝的全息投影也是經典之作。想知道當時與血肉合作的契機是,以及合作的過程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呢?

B:是這樣,他們也是我在街頭上面認識的,我們是玩板認識的。其實血肉以前都是在台中的滑板店hangout,你也知道十多年前,年輕人的街頭文化大多是以Hardcore、metal、龐克為主,沒有像現在Hiphop多一點…..那時候也是有,但我覺得當時台中的氛圍就是Band sound,玩樂團的人只要是玩比較極限一點的樂風、尤其是龐克團,絕對會跟滑板相關。

我那時候就是在板場認識他們,阿他們比較年輕,當時六號病毒當時在台中就有一點小知名度,當時第一張專輯的時候….應該算是EP,封面是阿裕(Seazk)跟大步(Dabu)畫的,我只是其中一名“咖啊”而已,我是幫他們做設計整合的喔,當時我還沒有那個種去畫封面,一部分是我覺得我當時畫也是畫輸大步跟阿裕啦,另一方面他們是找六號合作,當時大步和阿裕的風格正成熟。

血肉果汁機 / 粗殘台中 (2011)

血肉果汁機/GIGO (2015)【2016金曲獎|最佳專輯包裝獎入圍】

之後到了第一張正式專輯發行,因為我一直在幫他們做視覺整合的東西,再加上他們樂團當時開始有個概念,就是說,因為他們的音樂風格感和故事很重,他們又不是一般的金屬樂,如果是一般的金屬樂,我覺得做一兩張還OK,如果做太多張,就膩了,因為風格比較會被侷限住,那血肉是因為創作的點上很多都是我們價值觀有符合啦,我會覺得比較有辦法合作長久,因為我們價值觀很接近的狀態啦。

也是說他們的音樂在金屬中比較街頭,不是那種traditional metal,如果是traditional metal的話我覺得我的風格不夠純,太傳統的metal其實是有一種很既定式的風格,可能說他是要黑金屬還是要死金屬,但血肉的話就沒這個問題,怎麼做都可以,你也可以做得很Hiphop,所以他的創意點也是比較天馬行空,所以我會一直跟他們合作的原因主要是在這啦,其他都是比較自然的狀態之下發生的。

M:跟他們合作都很順利的樣子,好像沒什麼太大問題?

B:其實有些問題是我到後來才感受到的,因為他們樂團有一個很大的重點:都是在講很精神層面的,到後來我發現要畫這個東西啊……要進入一個狀態的時候,其實他就不只是表現主義,因為台灣有很多符號學的東西啊,他的存在是有它的道理,你不能亂用,阿你在做這個東西,你精神進入到一個狀態的時候,它有時候會有一些情況,是你當下沒辦法駕馭的,這個比較難說….對圖像的東西你不要小看他的力量,我覺得。

任何事情都這樣啦,為什麼有人說你只要是在做藝術相關的東西,他其實是正在進入心靈很深的層面,在那個時候就不是用我們的邏輯跟理性能夠理解,那是感覺,那是形而上的東西。勢必血肉在做這個音樂,要傳遞的東西是在形容比較精神上的時候,你的狀態沒哉(沒穩)你會容易被一些東西左右。

簡單來講,圖像的東西我覺得也是有能量的,你狀況不好又進入darkside的時候,你去畫這個東西消耗的能源會很大,就必須去調整自己的身心狀態去畫那個圖,要不然就是你畫完之後要花很多時間沈澱,不然就是你畫完了還浸在那個狀況裡,睡覺的時候眼睛閉上還都是畫面。

血肉果汁機/深海童話(2018) 【2019全美獨立音樂獎—最佳專輯包裝設計】

M:真的假的哇靠?

B:真的真的,我覺得就是為什麼專輯設計出來為什麼會強的原因,是因為我覺得我們都把意念投注在上面,所以我覺得對一個圖案要負責,因為有時候畫上去不是只有你爽而已,別人看到也會有感覺啊,懂意思嗎?

有時候我出去畫圖的時候,我也會思考我要不要在這個地方畫這個東西,因為我曾經在一個街上畫ㄧ個骷髏,然後骷髏的臉部ㄧ直被蓋圖,為了這個事情回去補了三次圖,後來才發現牆的對面住了老人家,骷髏正對著他的家門,阿嬤說他被這個圖嚇到了,圖是他蓋的叫我不要畫這個圖,我才恍然大悟,我覺得玩塗鴉這個事情不要太自我,因為我們是畫在街上,要表現自我沒錯,但是我們沒有想到,街仔路是大家的,萬一有人看到感覺不好,要有些同理心,在追求酷、帥的同時,更要尊重環境的人事物。

所以我覺得我做血肉專輯的時候也會面臨到這個狀態, 他會讓我反思,畫這個圖時候狀態到底好不好,要不然他就是case而已啊,不會想那麼多啦。要是只把他當作case的話,你畫出來的強度絕對不夠,因為把他當案子,你會有底限嘛,你不會把自己Push到一個高度,所以我覺得差異性是在這。

一開始是畫爽的,為自己而畫,畫到最後你發現自己的東西有影響力的時候,你就會思考這個東西是不是天賦,這個東西可能是一個禮物,你要好好使用,可能還會幫助到身邊的人,這時候就會思考說,那我在這塊上面,能夠做到最好就是最好。

跳舞的人也是一樣,把自己的身體用到極限,可能都受傷了,十字韌帶都斷掉了,他為什麼還做,我覺得做藝術的共通點就在這,是對於人性的,對於生命的,一個很極致的表現,最後面的狀態就不會為了自己而已。 一開始一定是為了自己創作,因為要解決自己的問題,當在上面找到一些狀態說,原來我看我的這些圖,原來我會思考到,喔原來我會有這些東西要改進,再來就是用這些東西,去幫助別人也好嘛。像我的前輩也會給我一些意見啊,看我的圖就會抓到一些問題啊,像他們可能看我拉一條線,就會說,你心都沒有定,不然這條匡怎麼匡不準,你懂我的意思。「你畫一個Piece那麼不乾脆,你到底在想什麼?」,我覺得那都對我有幫助。

M:那國內外你有沒有什麼最欣賞、最想要跟哪些塗鴉人合作的呢?

B:要說合作的話,不如說有受到哪些人影響。我覺得Seazk,他很厲害的是他只要在我們團隊接圖的時候,他都有辦法把大家的長處調出來,然後我們就會組合成一個好像是一個很強的圖。

台中有許多在街頭持續創作的塗鴉前輩,左起為SAME、SEAZK、FAST、BLACK。

然後另外一個很受影響的,一直以來看他的作品還是會覺得很衝擊感的,就是SAME。當然是因為我們認識很久了,但是他這個熱度從以前到現在,我很佩服啦!

現在我在學的是,這幾年我另外再回頭去學的東西,這幾年我覺得我很多東西是很放的在做,我現在再回頭學一些很收的狀態,我在學結構,那我研究結構的時候,有一個讓我看到結構的老ㄕㄞ,我年輕的時候看不懂,但現在我覺得它的結構是我真的很喜歡的,就是Fast,我看他畫圖我就覺得,喔…Damn..,一定要跟他畫圖才知道,如果你只是看他的圖像的話,在IG上面,我覺得那感受度還沒有在現場的那種, 感受那麼直接。
 

然後,其實受影響的真的太多,如果是說早期的話,我一直都在看那個,MSK,不管誰,那時發現原來塗鴉有那麼多種樣貌都是從MSK來的。
 
然後Soul Skool,他們接圖的方式是第一次讓我覺得,我們台灣可以做的像國際那樣。當時我們都看國外的嘛,但是那種團隊大接圖,第一次讓我有印象的就是Soul Skool,然後Easy的那個圖像,到現在看我還是覺得很不一樣,讓我覺得台灣真的很屌。

Soul Skool (Easy,Foochi,DZUS)

Soul Skool (Easy,Reach,Dzus) 2008

高雄第一個塗鴉團體 Soul Skool,十分追求整體感的接圖方式,在當時立下標竿。

然後還有一個就是,日本吧,日本那邊也是有很多這幾年去日本旅行的前輩,他們的那種,對於塗鴉的那種精神靈魂進到裡面的狀態,我覺得那又是另一個狀態了。他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很鮮明的角色,然後他們所發展出來的模式和狀態,就是有他們個人化的表現,像Push,畫Throwup,我才知道原來Throwup,是一個這麼高深的學問。而且他可以用Throwup的邏輯,畫出很屌的Piece,所以他的應變度是很寬。

Throw Up (Push,Black)
大阪的Pushu,獨特的Flow和角色,是他鮮明的風格

上次去屏東,認識Cook,Cook讓我覺得很屌的是,他有辦法在商業這塊,做什麼像什麼, 他並沒有跳脫出它的本質,可以看得出來他在塗鴉跟街頭的底子很雄厚,但是他把塗鴉這塊東西應用在他的商業案的時候,可以服務他的客戶,但不失塗鴉,我覺得這個是很多塗鴉人做不到的,因為塗鴉人只想要做塗鴉的東西啊,但你如何把塗鴉的東西讓一般人都看得懂,我覺得日本人很多的前輩,他們都還在街上Run,他們也不停的創作。

COOK (2018 屏東街頭藝術嘉年華)



所以其實這幾年去日本接觸到的前輩,我覺得他們影響我很多,似乎可以看到台灣可以往那個方向走。因為台灣有個狀態是,不管什麼文化都一樣,有一個情況就是有斷層。

人到了一定程度之後,就會因為生活環境或者是說各種社會的氛圍,讓你覺得說,我要放棄也無所謂, 因為那個有時候會變成一個逃避的藉口,但是日本的狀態是,用那個東西支撐你的生活,不支撐也好至少那是一個你喜歡做的事,即便我白天有一份工,我圖一樣可以畫很屌啦,你不要說什麼你全職不全職的問題。

即使市容政策高壓,日本許多人依然堅持在街頭創作(Enas)



去日本那幾趟之後,就會發現台灣在這塊上面,要向他們學習,你不覺得台灣在某些狀態來說,有點舒適。太舒適的時候你逼不出人的潛力,我覺得日本在這塊上面,已經經歷過我們經歷過的事情,所以他們已經跳脫了,又更深入一點。那更深入一點的時候,那個東西就萌芽,那他就會變成一個你很難擺脫的事情,因為你真的就是喜歡它了嘛,熱愛了,也不是說存在一個目的,你也不容易被擊垮。

M:那你覺得,最有趣的塗鴉創作經驗是?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的。

其實大部分都滿有趣的,但是我上次去東京那一趟,是我第一次覺得畫圖畫到我覺得有點ㄍㄧㄥ。

因為其實我跟seazk去Bombing,都是從晚上一點或是十二點,一路走都沒有停,一次都走個十公里有吧,背著噴漆,然後可能繞個台中市,然後畫完之後再騎腳踏車回來,所以這種走路式的對我來說其實還OK,但是上次去涉谷Bombing的經驗讓我覺得真的有點ㄍㄧㄥ到,因為他們現在的社會氛圍很難畫啦,你的警戒度是要很高的,他們在Bombing的過程是全部人連線戴耳機在互相通知,而且他們的SOP很清楚,他們會先帶你到一個地方,把東西放著,再出去畫,要有把握你被抓的時候,身上是沒有證據的,而且有一點點的狀況,就要馬上停止,然後我記得我們在涉谷啊,十點就碰面了,開始走走走,一直hangout到早上六點,總共只畫了兩個Throwup,你看多難畫。

因為我們前一天沒睡,這一天就這樣一直走,東京晚上的氣氛不太依樣,其實人還是多的,那次畫下來到早上坐車的那一刻,真的有一種,我要往生了的感覺,我眼睛快故障了你知道嗎,就是整個快飄掉了。

奉勸塗鴉人如果晚上體力不支的時候,巧克力、香蕉,很有用,Redbull還好,甜的東西跟維他命可以瞬間讓你炸起來,不然到後面真的會有種在做夢的感覺。

這趟有ㄍㄧㄥ,而且那邊的前輩真的很猛啊,我記得24k的Spewm,我記得已經40歲了,他的體力還那樣我覺得真的很兇,我很respect這些前輩。 日本的社會氛圍是加速的,競爭力又大,我覺得他們每個人都是崔緊繃,台灣比較桑嘛,過去真的是要練。 

然後去大阪晚上出去Tag,還遇到殺人。

離我跟阿裕前面不到五公尺的地方看到有人在打架,後來發現不對..那個人已經倒了,地上都是血,然後那個人就拖著他的包包,我們才意識到那個人好像被搶了,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當下真的是嚇傻了,然後過沒多久,靠近的時候,已經有人群圍觀了。

隔天看到新聞才看到那個人真的是被搶,還好那個人沒有翹掉,只是重傷,他被捅。

在那個日本橋那邊,因為那邊都塗鴉,想說畫起來應該很輕鬆,結果沒有,那個是比塗鴉還恐怖,比警察還恐怖的事情。

Japan Tour

但因為他下一站就是動物園站,就是那個西城區了,他們是說還好,那邊正常….我聽到的時候是說,幹…正常?

因為我們那趟去是有設定好,去京都,是要桑的,但在東京跟在大阪,就是要跟Writer每天碰面的,想說要ㄍㄧㄥ起來,然後把自己ㄍㄧㄥ到一個狀態,結果沒想到,我們很ㄍㄧㄥ,可是他們看起來都很桑……….他們習慣了啦,因為push跟我們畫完晚上還去上班,上那種大夜班。他接一個很屌的case,那時接近聖誕節,他開剪刀車到聖誕樹上吊燈。 他說那個好賺,日本很多人都是那種打工族嘛,什麼case都做, 但他們還是利用剩餘的時間畫圖所以我覺得很屌,大概是這樣。

M:我之前也聽說他們跳舞的也是很多半夜去練舞然後白天直接上班。

B:對,他們很多都是這樣的狀態。
 

M:對蓋圖這件事的看法,如果有人蓋你的圖,你會怎麼做,或是有什麼樣的反應。

B:蓋圖我覺得沒有很在意,我的狀態是你作品畫完了,過了就給他過。因為你要一直前進,那我覺得有人要挑釁的話,那是他家的事,我不想耗費時間在這上面,因為我畫圖的動機又不是要Battle,如果我畫圖的動機是喜歡Battle的話,那我可能會跟他怎麼樣…但我的動機不是在那啊,而且我覺得街上是大家的啦,這個是我覺得的重點,所以沒有差,我會一直做新的東西,我被別人蓋了,其實不太在意,做新的就好,要馬他是針對我作品來的話,那我就會….我可能會Respect它,因為這一定是對我有什麼情懷在,要不然不會這樣。

”你要用心地看待生活的每一件事,在每個當下,這些事情都會輔助到你的塗鴉上面來“

M:給想要全職塗鴉/創作的新生代創作者一些建議吧

B:不要一直看塗鴉!

你要去把自己留一些空間,放給其他事情,因為我覺得人生不是只有塗鴉一件事情,如果你想走的長遠的話,其他事情要顧好,那這個東西他會給你有智慧去解決,塗鴉這個事情萬一你體力放完之後,萬一你意志力在遇到某些事情削弱了,你之後可能就不會去做了

所以你要去吸收新的觀念跟知識,然後還是一樣,要去學習傳統,你要回去知道前輩他們怎麼創作的,多聽一些故事啦,那會讓你有一個,一個鏡子,你可以告訴自己說有沒有,你可以替自己打分數嘛。你不要去替別人打分數至少可以替自己打,至少你知道前輩都做到哪,那你這樣做夠不夠。

那再來就是,你要用心地看待生活的每一件事,在每個當下,這些事情都會輔助到你的塗鴉上面來,不是說你一天就切割一些時間給塗鴉而已,我覺得不是這樣,如果你都很全面的時候,哪怕你今天是觀察到一個跟塗鴉不相干的事情,但是他會潛移默化的影響你的塗鴉,所以我覺得不用太執著在一個東西上面,當你敞開心去接受的時候,然後你要有很Respect的狀態,年輕的時候我覺得可以利用憤怒啦!你對於這個世界的一些不滿,你爆發力會很好,我覺得塗鴉一開始有反叛性的狀態一定是最快吸引人的地方,但我要講的是,如果你要走長遠的話,你一定是跟他很美好的相處,那你對於這個世界如果有太多憤怒,很有這種要發洩式的狀況的時候,你比較容易把自己給掏空,就是說你的作品很有爆發力沒錯,不過你可能卡無久長。因為我們的肉體就是有缺陷了嘛,當你六十歲還在憤怒就是會有高血壓心臟病嘛,對不對。所以我覺得還是要長久的去看待這一塊。 大概是這樣。

遠離城市的山上作品系列。

M:最後一題:塗鴉對你而言是什麼。

B:塗鴉喔…塗鴉對我而言是,我覺得就是….這題反而最難耶,其實每一個時期都會問自己耶,但我覺得塗鴉應該就是當下吧!就是因為我表現當下的方式就是透過我的手把東西畫出來,那個是最直接的,因為我覺得我擅長的事情是這樣。

所以我覺得塗鴉這件事情,對我來說,他是一個我學習、我經歷人生的過程當中,來幫助我學習的….一把鑰匙!應該是這樣子講,一把鑰匙!他打開了我對所有事情的認知,以及我跟這個世界接觸的橋樑,沒有塗鴉的話我可能不知道日本人在想什麼,不知道法國人在想什麼,我也不知道塗鴉的競爭力在哪,是因為我有這把鑰匙,有自信!我覺得有差,塗鴉它…就是Key! Open your mind!,對…可能明年又是不一樣的回答(笑)。



 

我們非常感謝Black前輩分享!也感謝看完文章的您。
Mess-Age將持續為各位帶來更多的塗鴉分享單元。

後記:

回到當時Mess-Age想辦塗鴉刊物的初衷,目前先以線上誌的形式發表,當然訪談企劃是我們一直以來就想做的單元。在這個凡事講求快速、且資訊爆炸的時代,希望能藉由這個企劃,讓大家更能了解到台灣塗鴉這些前輩們,風格背後的生活模式以及想法。

我們到了台中,正好和Saimk、Black在清水待了一天。

在鎮上我們也看到了許多在地前輩,和來旅遊的國內外寫手的Tag,想像著他們也和六號病毒的前輩,曾經漫步在這個小鎮吧。塗鴉雖然是外來文化,但在清水的塗鴉,從小吃店門口的貼紙,一直到山上的神秘隧道一字排開的完整Piece,似乎一切都和這個地區共生共長,毫無衝突感。

台中的前輩都是以強大的字體結構基礎見長,雖然沒有明確的規劃合法塗鴉區,但依然有非常多完整的作品,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。Tag、Throwup,超完整的Piece或是Blockbuster,無所不見。

之前時有耳聞清水山上的隧道有非常多的作品,確實是十分嘆為觀止,沒想到Black帶我們到了一個更神秘的地方,據說是Seazk做巡山工作時發現的地點。當然基本的攀爬是難不倒塗鴉人的,我們一行人就這樣過了幾道關卡,映入眼簾的是無窮無盡、環繞四周的Piece。

雖然以前也有去過滿是Piece的廢棄建築物,但這邊完全是沿著大自然生長的環境,沿著山走的同時也讓人內心感到平靜,似乎也參透了一點,為什麼清水的前輩們可以創作出如此有靈性的作品吧。

(全文完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