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談企劃#1 – Black(V6) 上集

全新企劃,我們第一個要訪談的塗鴉人,是來自台中老牌團體「六號病毒 Virus No.6」的Black!

風格強烈、經常使用黑暗系色調創作的Black,私底下是個樂於分享經驗的前輩。

我們將會持續訪談來自台灣或是各地的塗鴉創作者,在這裡分享塗鴉的故事和作品。

Mess-Age 以下簡稱M

Black以下簡稱B

M:Black前輩,感謝您撥空參與這次的企劃!
我們也是第一次執行訪談,有什麼不周到之處還敬請包涵!

B:沒啦,輕輕鬆鬆啦!

M:OK您好,那請向Mess-Age的讀者介紹一下自己,寫的名字/來自的城市/以及所屬團隊吧。

B:我來自台中六號病毒。認識我的人都叫我小黑,我在街上的tag是black。

有時候會用另外一個名字,叫做「BLACKZAOART」,比較屬於我在合作案和比較正式場合用的名字啦,偶爾有人會用中文的「布雷克」來稱呼我。

大概是這樣啦,我的頭銜沒有很多啦。

M:那您是怎麼開始或接觸塗鴉的呢?

B:接觸塗鴉,應該是我國中的時候,那個時候台中有一間跳舞的前輩開的Hiphop店,當時全台中只有他在賣Tribal和Wildstyle,那個前輩應該也是我們台中第一代的Bboy,也是從服飾上面了解到塗鴉的視覺風格,但那個時候還不是很了解。

我真正塗鴉的時候應該是我高一,那時候我加入熱舞社,當時的社長—就是全校唯一一個鞍馬風車頭轉都會,大名鼎鼎的「Seazk」。 

他當時可是全校風雲人物ㄟ,覺得他真的是太厲害了,所以我就加入社團。加入之後我才知道,原來熱舞社不只是跳舞而已、還有玩塗鴉,那時候還有饒舌。那個時候真的是四元素都在搞在一起阿。喔還有玩滑板。

那個時候我們就交流畫手稿,我們都是先模仿Tribal的Logo嘛。我前面有講,台中有一個Hiphop店家嘛,當時我們台中,也有個大前輩,好像是來自加拿大,叫做Rick,當時他塗鴉的作品都是洗成照片隨身放在身上。我有時候畫好圖,就會帶著作品和Seazk去那間店交流。

然後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記得手稿畫沒幾個月吧,我好像就很「憨膽」就上街去噴了。

記得是我下課,大概晚上六點,我坐校車到逢甲那邊,去五金行買一罐噴漆,就在文心路大馬路上,直接就開噴了。我還記得我們第一個Piece,因為我讀明道嘛,就是畫…「Mingdao High School」喔。

之後在學校,我們有時候是刻板膜,有時候是畫完圖貼在牆上,一切就是從高中開始。那至於六號病毒就是很後期的事情了,早期我們有個團隊,你知道Seazk有個名字嘛,叫Sadg,那個時候我們是用一個Crew的方式,有點像他帶著我們去創作,那大概是2000年左右,恩…不只喔,大概是2000年前的事了。  

SADG時期作品

很有趣的,台中因為有這個氣氛,以前玩街舞、玩塗鴉、玩滑板的人,以前那個圈子太近了,以前都在同一個地方發跡,所以我們會遇到彼此。

那個時候玩滑板的前輩已經開始塗鴉了,只是當時沒有像現在這樣有很成熟的風格,但以前他們就很敢畫了,還有一些玩樂團的朋友,玩龐克那一種。

他們都會拿噴漆去街上畫啦,當時那個文化知識性還沒有那麼重,所以是比較屬於有趣味性一點,是到後期之後才去研究一些圖像,認識一些Writer和了解風格,但當時主要吸收來源還是來自一些Hiphop品牌,在那些圖像上能夠辨認說「喔,這個是塗鴉」,大概是這樣。

M:那您覺得,是哪些人事物影響了您的風格?

B:我覺得是這樣子,我的風格應該是受很多前輩影響,我接觸塗鴉的時候算是很幸運,一直都有遇到像是師傅的人,我很信任他們,他們其實也不是說特別教我,就是在這種亦師亦友的關係之下,我會在他們的身上看到一些東西,再用我自己的方式詮釋。

風格方面,我可能接觸到的事情比較廣,我的生活圈以前年輕的時候比較會去玩,我覺得是從生活體驗和經驗上面,所以反而沒有特別想說風格要怎樣,這和你每個成長階段和喜歡的東西有關,那你自然而然那些吸收到的東西會呈現在你的創作上面,大概是這樣子啊。以前會刻意去想風格的事情,但是後來會覺得是那個當下,直覺狀態是怎樣,你如果「進去」的話,它(風格)就會出來,但沒有刻意去營造(風格)。  

六號病毒時期作品

我覺得我吸收塗鴉的東西不是很全然的只專注在塗鴉上面,因為我喜歡音樂嘛,或是電影啊那些其他相關文化的東西,這些東西都會變成我的養分。有時候不是很直接性的,是很間接性的,就會形成你的風格。

Black在韓國的Throwup

”一但你不知道那個(基礎)的時候,你在畫圖的過程,有些東西是被架空的,再怎麼畫,哩每哉(穩)啦“

M:風格也是塗鴉中十分講究的一環,可以給正在追求「風格 」的塗鴉人一些建議嗎。

B:我覺得如果以塗鴉來看的話,我這幾年的認知是,你風格的成立是要建立在…因為它畢竟是個文化,所以至少要懂得一些「歷史的基礎」,你要對這個文化上面,要經歷過很基礎的這塊,就像是跳舞一樣,如果沒有這個Foundation的話,你根本沒辦法去塑造出一個樣貌,因為它可能就已經偏離了這個文化的主軸了。 

所以我覺得你風格成立之前,第一個,你要很真實的了解自己。因為你有辦法了解自己之後,你才可以擺脫別人,當你擺脫別人的時候,你才有辦法,完全的,由內而外的發展出自己的風格。

那在這之前,你得要有基礎。那這個基礎是得建立在,這個文化的知識,你一但有了知識、認知的話,你才有辦法熱愛它。它也才會讓你了解,你對它熱愛的原因,才會長久啦。 

因為我一開始接觸塗鴉的時候,其實我是越過這塊的,當時不像現在。一開始年輕的時候要吸取文化知識,其實有一點艱澀,都是看表面而已啦。那個時期,什麼東西你第一眼看到,你會覺得「後,黑金邱」,你就會去學那個東西,但是你不知道那個東西,基礎來自於Throwup,或來自於Tag,一但你不知道那個(基礎)的時候,你在畫圖的過程,有些東西是被架空的,再怎麼畫,哩每哉(穩)啦,因為你沒有那個結構的觀念,甚至你只學到他的皮,但是他的邏輯是怎麼來的,你完全不知道。 

Throwup

年輕的時候你會很想表現,所以會咬著那個風格不放,會覺得說,我要創造一個新的。別人要那樣框線,我就偏不要那樣框,還有那個順序,為什麼我要跟人家一樣。但是你沒有經歷過那個過程的時候,你根本沒有辦法轉換,只是刻意的,要去找一個方式來做一個差異而已,但我覺得「咱不是天才,沒法度做這種東西」除非你的頭殼,有異於常人的東西,那我才覺得有可能ㄅㄧㄤˋ出一個連別人都覺得很Shock的。 

但我覺得,風格還是要,你全盤了解後,吸收之後,再把它放掉,不要去想了,讓他成為你骨子裡一部分,當它成為直覺的時候,因為它已經跟你融為一體了這時候反而風格就會出現。當你把基礎融會貫通的時候,進入你的基因裡面,這時候反而是身邊、當下給你的那些情緒,發展出來的東西,他就會變成「風格」,我覺得是這樣啦。

Black獨樹一格的Style,也是從深厚的基本功變化而來

M:跟跳舞一模一樣耶。

B:對,我後來發現只要是跟創意有任何關聯性的東西啊,或者是這種很精神性很靈魂的,這種,藝術層面的這種東西,他有一個基礎的邏輯跟方向,不會差異太遠,基本上塗鴉人在談這些東西啊,跳舞人也可以感同身受,就是這個樣子。

因為塗鴉也是用身體你知道吧,塗鴉跟一般畫圖的人不一樣的地方是在,如果你是拿筆畫圖,他最多只有他的手,跟他的腦袋、靈魂,如何去合一而已。但是,塗鴉跟跳舞,你是全身的。塗鴉是全身的律動啦,它不僅僅是在於手部的律動而已。塗鴉是跟整個空間的律動,一個圖好不好看,是靠身體去拉出來的,所以我覺得,塗鴉跟跳舞很接近。

我覺得歸納起來,就是你要去學習傳統,要去吸收知識,然後多練習,然後再把它全部放掉,就是如果你一直畫跟別人一樣的東西絕對也會覺得很無趣,就是如果你意識到你做出一個只有你做得到的東西的時候,你就會一直做下去了。東西我覺得就是要自然,塗鴉的東西就是沒有什麼強求的,就是你自然形成。

M:除了塗鴉之外,平常還有什麼興趣嗎?

 花最多時間的應該就是聽音樂,然後出去外面,我覺得對我來說,應該就是接觸大自然,因為我覺得台中是一個,氣氛比較Chill的地方,我們有很多大自然的地方,有山有水嘛,我們清水又靠海,然後山上又有一些我們可以去畫圖的地方,所以我覺得大自然會對我們的創作有影響。

因為塗鴉變成是,有時候你去到一個地方,那個地方的氛圍,會影響到當下你畫的東西,所以我比較喜歡花時間去觀察這個城市,就是要Hangout啦,你偶爾去外面感受,那個都會對你塗鴉方面有幫助嘛,如果你對於空間,對於這個街道很熟悉的話,自然而然就會知道這個地方適合擺什麼樣的圖嘛。

遠離城市的山上作品,有別於城市創作的氛圍

比如你的這個東西他擺在這邊,有路人來看的時候,他能很快就「影到」,我們有時候就算沒幹嘛也會去外面散步,原因就在這裡。 山裡面畫圖的氣氛,又跟城市不一樣,這算是可以給自己一個Balance嘛,你想大部分的時間,你在城市裡面畫,他有城市的樣子。但有時候你去大自然裡面畫,它又有另外一個樣貌。這就是我覺得很有趣的地方。 

還有一些就是,研究一些有的沒的….像是神秘學啊,外星人那些東西啊,因為我們很常聊這個東西,我覺得這些都是會幫助創作的我覺得。

M:這個感覺可以再找時間跟您討教一下。哈哈!

那麼我們想知道,如果不塗鴉不做設計的話,最想從事的職業是什麼。

B:我覺得就是玩音樂啦,就是做一個Beatmaker。

M:窩喔喔喔

B:對,我不是覺得要做什麼音樂出來,我就是喜歡有聲響。我覺得Beatmaker就很沒有極限嘛,你可以這一次做爵士,你可以下一次做Old school Hiphop,可以跳來跳去,要把搖滾加進來也可以嘛,所以可能會想要去學音樂的技術,做Producer(笑)

8.有沒有很想學,卻還沒學的東西

B:我覺得我還是會想要去做,音樂工程類的東西,或是編曲!編曲這塊,畫圖對我來說,以圖像類這塊來說的話,我也有想過搞不好可以學一些刺青的技術之類的,但我覺得畫圖這塊,我在塗鴉和設計,已經用了百分之百的能量下去做了,所以基本上我會想要學跟繪畫無關的東西。但我還是覺得是脫離不了跟藝術有關的,因為我以前也拍過片,我也做過動畫,所以現在可能會想做音樂。對啊,就是滿足視覺完、再滿足聽覺。(笑)

M:哈哈,還是會想要做創意類的事情。

B:對對對對,還是會想做創作。

M:方便分享一下最近常聽的幾首歌嗎!

B:

kamasi washington – truth

Kamasi Washington- the rhythm of changes

Mac miller – What’s the use
feat.thundercat

林強-娛樂世界album

Fishmans-baby blue

———

Black在山上有許多和國內外塗鴉創作者合作的作品

未完——下集待續。

訪談企劃#1 – Black(V6) 上集 有 “ 4 則迴響 ”

messagetaiwan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