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NRY CHALFANT攝影特展: 1980

image

HENRY CHALFANT(亨利 查爾方特),Hiphop歷史中十分重要的攝影師/紀錄者之一。

關於他的作品,只要列舉紀錄片Flyin’ Cut Sleeves(紐約Bronx70年代早期幫派紀錄片,捕捉了許多Hiphop雛形之紀錄)。

與教母級記錄者Martha Cooper聯合製作的”Stylewars”(紐約80年代初期Hiphop文化紀錄片,大篇幅的敘述地鐵塗鴉之來龍去脈)。以及攝影集”Subway Art”等等。

image

當年的Martha Cooper以及Henry Chalfant

  –

2016.11.11 – 2017.1.21 Henry Chalfant在紐約的Eric Firestone的攝影展,1980。透過Henry的鏡頭,探索紐約歷史上一個重要的年代。這個展覽展示了150張以上的車廂畫布,其中許多輛車廂是頭一次展出亮相。

1980年,是紐約市警局認為犯罪最嚴重的一年,當時的市長柯德,利用他的高壓政策成功連任。4月,紐約地鐵長達11天的罷工,提供了塗鴉者不間斷的創作時機,同時暴露了城市的混亂狀態。

當Bboy開始隨著DJ和MC的節奏Breaking之時,地鐵藝術也隨著嘻哈文化的誕生而蓬勃發展。Chalfant很早就發現了塗鴉文化正在萌生,並勤奮的關注此事,使他開始拍攝以及維護這些稍縱即逝的地鐵藝術,使它們永久保存在底片之中,並記錄了當時重要的塗鴉人的作品,包括BLADE,CRASH,DAZE,DONDI,FUTURA,KEL,LEE,MARE,MITCH ,NOC,REVOLT,SEEN,SKEME等人。 

image

經常在地鐵平台上快速使用鏡頭狙擊經過的車廂畫布,Chalfant看起來是比警察更為專業,更了解被塗鴉車廂的位置,以及列車經過最棒的拍攝角度。總是能夠快速捕捉到從不同角度的列車紀錄,使車廂的作品被多次拍攝。塗鴉人們發現他正在為他們的輝煌事蹟進行紀錄,以Chalfant為中心的塗鴉集團變這樣產生了。在1980年9月的OK Harris展覽中,Chalfant已經成為塗鴉現場組成的一部分。他的照片是塗鴉者的重要資產,讓他們有觀看、批判這些塗鴉作品的機會,並從他們自己以及其他創作人的作品中獲得靈感。Bronx的塗鴉者由此可以看到來自Manhattan 以及 Brooklyn的Piece(完整大作),否則這些作品在被紐約地鐵局(MTA)清洗或被對手蓋圖的狀況下可能永遠無法傳到Bronx區。

在沒有社交媒體的時代,Chalfant在SoHo大街上的工作室成為塗鴉人活動的中心。Writer(塗鴉者的自稱)們活動地區從離峰的郊區移至SoHo的工作室,製造了塗鴉進入主流藝術世界的機會,1980年與Hiphop其他元素在時代廣場展(Times Square Show)展演,也成功地打入在南布郎克斯區的藝術空間:”Fashion Moda”以及1981年在MoMA PS1(紐約當代藝術博物館PS.1分館)的紐約新浪潮展覽。

image

Henry Chalfant在國際上得到了許多的展覽機會,他的作品也被許多機構永久收藏,包涵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和匹茲堡的卡內基學院。

image

展覽現場。

image

請至活動官網,可以點大圖欣賞。

資料來源:

http://www.ericfirestonegallery.com/exhibitions/henrychalfant_1980

Mess-Age 寫手城市

Instagram: @mess_age_taiwan

Facebook Fanpage : Mess-Ag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